•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三十九章 商议

    发布时间:2021-09-25 00:00:39   


    秦山从屋里走出来,满脸堆笑,热情地说:“这臭小子,怎么让客人在外边站着呢?快进屋,快进屋!”

    按辈分,王万山应该叫秦山爷爷的。可他哪里瞧得起这些农村人,笑着说了几句过年好的话,就把称呼省略了。

    王万山打开后备箱,里面有两箱上好的啤酒,几坨冻鱼、冻虾、冻鸡腿。秦寿生搬了两个来回,才把东西搬完。

    王万山很不适应农村人的热情,在秦家坐了一会儿,让秦寿生找了两床棉被,把后挡风玻璃和后座的玻璃给挡上,他先把车开回去修理。至于张翠和秦寿生,只好开警车回去了。

    王彩凤借的车是进口的。不要说在镇子里,就是在希望市,也只有一家修理站。除了那里,别的地方根本找不到配件维修。

    看着车窗上让人啼笑皆非的棉被,王万山脸色阴沉,面对着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大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劝那个犯罪的人,赶快向乡派出所自首,还可以宽大处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王万山开着破车回城去了,留下众多的村民,看着停在秦寿生家门口的警车,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个秦山家真是怪了,原来啥都不是,自从孙子考上大学,本事大了去了。先是孙子开个车回来,被人砸了,又来了一台警车。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有人可要倒霉了;嘿嘿,反正不是我,我可没欺负过秦山;你是没欺负过秦山,可你的风凉话可没少说啊,当心秦山报复你……”

    秦大拿和秦开源一直在家里面偷着看外边的情形,不时地发出一声叹息来。

    叹息一声,秦大拿对儿子说:“去你姐家里,找你姐夫想想办法,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刚子这个小犊子出去干活。反正他不能蹲拘留,不能坐大牢。不然,咱家的脸可就丢光了。”

    “不会吧?”秦开源吃惊地说,“不就是砸了两块玻璃吗?赔钱给他不就行了!”

    “赔钱?”秦大拿冷冷地问儿子,“换过来,要是生子那小杂种砸了咱家的车玻璃,你会让他赔点钱就算了?”

    “那当然不行,老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话一出口,秦开源就知道自己说傻话了。现在的局面,秦山家明显是要不善罢甘休了。他除了去找姐夫,还真没别的办法了。

    赵敢干正在家里和秦寿刚喝酒,见到秦开源来了,醉醺醺地骂:“你们爷儿俩就是他妈的能惹事不能平事的人!不是这个和人家的媳妇勾勾搭搭,被人拿着刀到处追,就是那个把人打了,需要我来摆平。平时你们闹就闹吧,可这大过年的,你们就不能让我消停消停啊!你说要砸你们就砸吧,砸两块窗玻璃就行了,干啥要砸那轿车呢,这下好了,赔吧。”

    “姐夫,你看这事咋办?我听人说,刚子要被抓了去,铁定蹲拘留。这刚子要是进去了,不但咱爹上火,咱老秦家的脸也丢光了。姐,你就和姐夫说说,帮帮刚子吧。”

    见秦开源爱子情深,赵大年郁闷地说:“开源,你说我要是能帮,我能不帮吗?昨儿个大亮和那个老张家的小翠闹起来了,杨伟是如何表现的,你总该知道吧。就是杨伟不管,那个小翠还是市委的人。市委你知道吗?随便出来一个人,力度都比姐夫我大。开源啊,咱家在农村来说,还行,可和外边大城市里的人物比起来,还是差啊!你把姐夫当成啥了,无所不能的人吗?连董文革都不行,姐夫就更不行了。”

    “那咋办啊!”见赵大年说熊话了,秦开源傻眼了,呆呆地说,“总不能让刚子真去蹲拘留吧。那样丢人不说,还遭罪啊!”

    赵大年想了想,叹息着说:“先让刚子到他姥姥家躲躲,晚上咱俩到董文革家去,看他能不能帮忙说情。行的话,咱多赔点钱就算了,不行的话,过完年,就把刚子送到省里干活去。这小子,平时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把他送到外边遭点罪,就知道大小了。”

    秦开源心中有点失望,可听了赵敢干的话,他知道姐夫也是没办法了,只好认了。

    听说要把自己送走,两眼喝得通红的秦寿刚咆哮着说:“我不走!不行我拿刀冲进去,把他们一刀一个全给宰了。”

    “噗”,赵敢干一抬手,杯里的酒都泼到秦寿刚脸上了:“小兔崽子,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你爷爷的本事一点也没学到。还不快滚!上你姥姥还是舅舅家去,自己选。别在老子这里呆着,看着你烦。”

    别看秦寿刚得瑟,在姑父面前,从小养成的畏惧心理让他老老实实的,一句话也不敢说,耷拉着脑袋走了。

    秦寿生和张翠来到镇子里,到处打听,找到了照相馆洗相片的,多给了五十块钱的好处费,他才肯大过年地出来洗相片。

    相片洗出来后,看着惟妙惟肖的秦寿刚的神情,秦寿生不由得惊叹:“妈的,老子的摄影水平真高,都能参加全国摄影大赛了。”

    “德行!”张翠不屑地说,“要是拍好了,怎么会还有两张虚影呢?多亏还有几张清楚的,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好相片,两人开着警车来到一家小饭店。

    大过年的,一般饭店都停业了。但这家饭店是开在自己家里,老板、厨师、服务员都是家里人兼职,遇到来吃饭的,不可能看着钱不挣。

    饭店里,十来个穿着各异的小青年坐在那里,高谈阔论,比谁能吹。

    这些小青年,基本上都在外边打工,除了干鸭子的,干啥的都有。什么服务员、建筑工、搓澡工、洗车工,没一个重样的。

    “我说嘎子,你是不是在吹牛啊!你说的那个生子今年刚去了希望市,就能开个游戏厅,还弄了个舞厅到手,谁信啊!”

    “操,我说黄毛,你他妈的自己不行,就不信别人行啊!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不能发财,不能弄个舞厅经营呢?”

    中午提了下推荐少的事情,大家纷纷帮忙,俺非常感动。啥都不说了,就一心写好小说,写出好的精彩的作品,回报大家的支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