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女朋友

    发布时间:2021-09-27 00:00:15   


    秦寿生有意戏弄老板:“老板,就俺这长相,配得上你姑娘了吧?”

    “秦寿生!”老板的女儿突然走出来,用调侃的语调说,“你这长相是没的说。可你都是名草有主的人了,谁还敢跟你处朋友啊!”

    “啥?”秦寿生惊讶地说,“我有主了?我怎么不知道?”

    “还装!”老板女儿鄙视秦寿生,“你不会是想当陈世美吧。念高中的时候,你可是和李文君一起住了三年,不承认吗?”

    “靠,那有啥不敢承认的。俺是和她住了三年,也睡了她三年,那又怎样?不是没结婚吗?看你长得这么白嫩,要是肯跟了俺,俺就甩了文君。”

    “你!你流氓!”老板女儿受不了秦寿生这幅小流氓的德行,恨恨地说,“我去找文君,看你还敢这么说!”

    “老大,你太厉害了!不愧是念过书的啊,几句话就把小姑娘说得脸通红。”嘎子等人唯恐天下不乱,在那里起哄。

    “文君,文君,叫得挺亲热的”,张翠心中突然有些吃醋,捏着秦寿生的大腿,咬着牙问,“就是你信里常说的那个同桌吧,当年,你可从没说过你睡了她三年啊!三年,都老夫老妻了,比起她来,姐可是抢了人家男人的坏女人了。”

    “那是姐不在,俺有些寂寞吗”,秦寿生厚着脸皮说,“有了姐,俺就不理她们了。”

    “她们?”张翠在机关工作的精明让她立刻听出了语病,“她们还有几个,都给我招了,不然我捏死你。”

    发现秦寿生被张翠收拾了,不了解情况的小弟们才知道,原来秦寿生头上还有一个大姐大。就是这个大姐大逼着大亮老老实实地低头。

    收拾秦寿生一顿,张翠有些郁闷,又有些窃喜。郁闷的是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小子,他却是不知道多少次了,早不是处男了;窃喜的是这小混蛋既然早就有了女人,说明他一直纠缠自己的可能就小了,自己或许真地可以追寻自己喜爱的生活了。

    门开了,李文君和老板女儿走进来。

    可能是老板女儿说了什么,李文君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到张翠后,更是脸色阴沉。

    看见李文君脸上的表情,张翠心中好笑,知道李文君毕竟是小姑娘,就是心眼再多,见到这种事情,也会耐不住性子的。

    “生子,这是谁啊?”李文君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张翠说。

    “我姐,张翠,姐,这就是我同学李文君。”

    “你是张翠?”李文君心中的不满完全消失了,惊喜地说,“对,我见过你的照片,你真漂亮!”

    这只是小禽兽的姐姐,没危险的,李文君在心中提醒自己,做出友善的神情,甜甜的一笑:“你好,小翠姐。”

    “好聪慧的小姑娘,过来,到姐姐这里坐。”此刻的张翠,如同变成了一个慈祥的母亲,替儿子在选媳妇。

    女人很容易成为朋友,张翠和李文君就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性。两人坐在那里,转眼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见那些家伙喝得醉醺醺的,开始挑逗起老板女儿时,秦寿生心中好笑,心说,这丫头就是再找不到男人,怕也看不上你们吧。除非你们哪个有个当局长的爹,或者是百万富翁的儿子,才有这个可能。

    那个看起来有些羞涩的老板女儿,这时胆子却大了起来,竟然和那些人斗起酒来。只不过她喝一杯,这些人就要喝三杯。看她那红扑扑的小脸,秦寿生不由地担心起来,心说多亏是在自己家,不然喝大了,恐怕这些小子借着酒意,能把她给轮了。

    喝多了兽性大发的事情,秦寿生也做过,何况那些胆子更大的家伙。

    让秦寿生大跌眼镜的是,喝到最后,喝倒了六个小子,老板女儿却一点事情也没有。这个看起来有些羞涩的小丫头,竟然是一个千杯不醉的酒桶,实在是出乎秦寿生的意料之外。

    那个小姑娘的小心眼,秦寿生也看得出来,纯粹是用美色来引诱几个被迷住的小混子,骗他们多喝几瓶啤酒,给自己的老爹多带来点收入罢了。她能看上那些小犊子,纯粹是扯淡。

    “生子,谷雨他们几个给我打电话,说过年这几天,要组织班级同学聚一聚。他们都找不到你,就要我通知你。你去不去?”喝了两杯酒,李文君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中仿佛有谁光闪动。

    秦寿生心中有些生气,心说你们都联络好了,哪里有人通知我?我看你们就是没瞧得起我。

    “我就不去了”,秦寿生淡淡地说,“谷雨他们是不会想到找我的,我去了,感觉也不好。”

    李文君有些尴尬。确实,谷雨他们联系聚会,根本就没想过普通的同学,想到的都是家里条件较好,或是考上清华北大一类学校的学生,明显是要在同学之间分出高低贵贱来。

    “去吧,和同学联系一下,对你没有坏处的。”

    喝得脸颊通红的张翠安抚秦寿生:“不能因为别人歧视你就自暴自弃,其实,歧视别人的人才是层次最低的人。他们缺少一个成功人士最基本的素质,就是不轻视任何人。这种人总是看重自己所谓的身份,却忘记了真正成功的人,并不是完全依靠家世的。生子,想成功,就要忍受这种歧视,忍受人们带色的眼光。当你成功了,你就可以藐视他们了。”

    看起来有些喝多了,张翠话很多:“事实上,你现在就可以藐视他们。在同龄人中,你的成就无人可及。有几个人可以在你这个年纪挣了好几十万?你的那些同学,他们除了跟自己的爹妈撒娇,花他们的钱外,还会干什么?”

    张翠的话吓了在场的人一跳,没想到秦寿生现在已经有这么多的财富了。

    “你喝多了,算了,大伙散了吧。”秦寿生苦笑一声,扔给老板几百块钱,算是对他大过年做饭的补偿,拉着张翠和李文君出门了。

    “生子,到我家去吧?”李文君的话有些犹疑,怕秦寿生不去。毕竟她爹当年的作为,已经有些伤害到这个自尊心和报复心都强的男人了。

    “我的事,你都告诉他们了?”秦寿生想知道李文君邀请他的行为到底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因为知道了他发财的底细后,她父母的意思。

    “我没告诉他们!”被人说中了,李文君有些羞怒地说,“是我自己要你去的。难道你以后就不去了吗?”

    李文君的潜台词是:丑女婿总要见丈人的。你想娶我,总要去和我爹妈打交道吧。

    秦寿生犹豫了一下,说:“算了,今儿还是不去吧,一点东西不拿,怎么去?还是去乡里报案,明儿再来。”

    有一种自尊,驱使着秦寿生,不让他到李文君家里去;有一种快意,逼着他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李镇长。

    “啥案子?”李文君心中好奇,一问,才恍然大悟,“我说你们怎么开着警车来了,原来如此。”

    张翠有心撮合李文君和秦寿生,让她来代替自己,就拉着她,笑嘻嘻地说:“今儿就是给生子抢媳妇了,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文君也不好意思和张翠用力,愣是被拉上车去了。老板女儿在边上见了,心中很是嫉妒,嫉妒李文君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嫉妒自己没生在一个好家庭。

    来到秦寿生家,感叹孙子艳福的秦家老两口也犯起愁来,不知道孙子是怎么能让这两个丫头处得那么好,一点看不出有啥不和来。

    不管怎么说,孙子有本事,能领两个闺女回家,老两口也高兴,觉得孙子还是厉害,比他那个没了老婆就跟死了娘似的爹强多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