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袁绍的初恋

    发布时间:2021-11-25 00:08:18   

    袁绍(-202),字本初,汝南汝阳人,东汉末年群雄之一。官至大将军、太尉,封邺侯。出身名门望族,自曾祖父起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

    汉灵帝光和六年,这一年,袁绍19岁,凭借着家族的深厚底蕴,担任刚刚成立的西园八尉之一的司隶校尉,加上他本就英俊潇洒的外表,成为众多官家小姐的梦中情人,可谓是年少得志,意气风发。

    雒阳东大街的一座破败小宅院,花园内,正有两个年轻人如胶似漆的拥抱在一起。

    “小萱!明天我就让叔父前来提亲,你就给我吧!”袁绍双眼通红,欲望之火熊熊燃烧着他的心。

    “不行!本初,不能这样,要等我们成亲后才可以,那时候,才能……”名叫小萱的女子也是满脸绯红,也是情动十分,但是依旧把持着内心的那一丝底线。

    “可是,我下面的弟弟涨得好难受啊!听医师说,如果得不到宣泄,会有问题的。小萱,你说该怎么办呢”袁绍眼睛一转,开始诱导。

    “真的吗”小萱紧张的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严重的话,以后都不能勃起了……”袁绍一脸正色的说道。

    “可是我要保持清白之躯啊,本初那怎么办呢”小萱慌张的问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袁绍嘴角露初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一闪即逝。

    “哦什么办法小萱愿意帮你!”小萱得知有办法后,赶紧询问。

    “其实女人除了小穴可以让男人销魂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哦”袁绍说到此处故意停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例如,你这双娇嫩的双手,可以帮我打飞机,还有你也可以帮我吹箫!嘿嘿,吹箫就是用你的小嘴含着我的小弟弟,然后……”

    “啊”小萱惊讶的张大小嘴,忙伸手捂住,为难的说道:“本初,那东西好脏,而且好难看啊,我不要!”小萱回想起前几天袁绍掏出他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弟,那摸样实在是有点的难看,不过看过之后,也就再也难以忘记。

    “不会的,小萱,我来的时候刚刚洗过,一点都不脏,而且只要你试过以后,一定会喜欢上吃”它“的!来吧,快点试试看!”袁绍说完之后连忙褪下裤子,掏出已经血脉贲张的阳具。

    小萱看着眼前那丑陋的东西,一时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下手,一脸无辜的看着袁绍:“本初,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乖小萱,你先跪下来,然后用双手握住我的小弟弟。然后开始上下套弄。嘶……对……就是这样……小萱……双手再用力一点……”袁绍指导这小萱如何给他打飞机。

    “本初,这个东西好烫哦……而且还在变大……好神奇哦!”小萱羞红着脸,小声的询问道。

    “嘿嘿,这个可是个好东西,会是你以后最爱的宝贝,它叫阳具,如果你喜欢可以叫它-大鸡巴!”袁绍继续给小萱讲解性常识。

    “阳具……大鸡巴……可是怎么那么像蛇啊还有前面这个好像乌龟头哦……”小萱好奇的观察着手里的东西,虽然几天前刚刚见过一回,但是那次因为太害羞了,只看了一眼就自己捂住了双眼。

    “嘶……那叫龟头,是能让你欲仙欲死的部位!”袁绍仰着头,大口的唿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暗想着:“女人的手给老子打飞机,比自己打感觉爽太多了!”

    “哦。原来叫龟头啊,好形象哦!本初,这样舒服吗”小萱轻声问道。

    “爽!太他妈的爽了!早就应该让你来给我打飞机了!”袁绍憋红着脸,粗声说道。

    “可是,小萱的双手已经没力气了,怎么办呢”小萱抬起头,一脸歉疚的说道。

    “啊……那就用你的小嘴帮我解决吧!很快的!只要你用小嘴含住我的小弟弟,然后跟刚才用手的方式上下套弄就行!小萱,快点,我现在好难受,快帮我吹出来!”袁绍正在兴头上,如何能放过如此良机,进一步的引诱着小萱。

    “嗯,好吧!”小萱低头略一沉思,点头答应,然后低下螓首,张开她的小嘴,十分艰难的含住了袁绍的龟头。

    “哦……爽!”袁绍感觉到龟头进入了一个湿热的口腔内,并抵触到了小萱的香舌,那刺激更甚刚才,忍不住大声呻吟出声。并开始主动出击,双手抱住小萱的脑袋,往自己的身子这一侧一拉,顿时大半根阳具插入了小萱的嘴里。

    “唔……唔……”小萱被袁绍的动作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的小嘴被完全挤爆了,小脸被憋的通红,差点岔了气。想要对袁绍的动作表示抗议,但是却说不出口,只能在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无奈只能奋起余力,一双小手使劲的拍打着袁绍的大腿。

    “草!操!真爽啊!”袁绍此时可不管小萱的反抗,如此轻微打击,反而激发了平时积累的兽欲,并在这一刻爆发。

    顿时,袁绍的双手配合着腰身的挺动,一根阳具在小萱的嘴里快速的进出着。

    片刻功夫之后,袁绍终于忍不住,一股股浓厚的精液爆发而出,尽数射进小萱的嘴里,在袁绍射精之后的后续抽插动作的配合下,这些精液大部分流入了小萱的喉咙,少部分顺着她的小嘴流到脖子、衣服上。

    “小萱,对不起!刚刚我实在是控制不住!”精虫退去之后,袁绍恢复了先前的温文尔雅,一边帮小萱流出的泪水,一边开口道歉。

    “呜呜……本初,你个大坏蛋,欺负我,以后不理你了!”小萱头一甩,捂着小嘴,嘤咛着跑回自己的闺房。

    “小萱,明天我叔父会来提亲,你等着当我的新娘吧!”袁绍恋恋不舍的看着远去的倩影,大声的唿喊道。

    小萱是他的初恋情人,当袁绍第一眼看见她时,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善良,美丽的女孩子,小萱-卞萱。

    袁绍在花园里驻足良久之后,恋恋不舍的转身出门而去。

    花园远处的一处墙头上,一道凛然的目光正看着这一对年轻男女,当他听到袁绍最后一句话之后,心里已是怒火滔天,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袁本初,你竟然口爆了小萱,还想娶她,做你的白日梦去吧,小萱是我曹孟德的。我不会让你得逞!”那人心里暗暗的发誓。

    此人姓曹,名操,字孟德,原复姓夏侯,因其父曹嵩过继给表亲曹腾。是时,汉灵帝宠幸宦官,而曹腾是深得灵帝喜欢的老资格宦官,因此作为曹腾的孙子,曹操也是西苑八校尉之一洛阳北部尉,与袁绍乃是同事,却因为彼此的家世属于对立阶层,因此两人总是明争暗斗,更杯具的是,两人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卞萱。

    两天后的清晨,天气晴朗,雒阳的街道上响起了喜悦的锣鼓声、唢呐声。

    卞萱出嫁了,她的花轿被抬入一座大宅院内,宅院的大门上的匾额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曹府”。

    原来曹操那日回家之后,苦苦哀求了曹腾一夜,并发誓此生非卞氏不娶。

    曹腾是个年老的宦官,最希望看到的是后代子孙繁盛,这也是绝大多数宦官的心愿。于是曹腾答应了曹操的哀求,并在进入皇宫后,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了汉灵帝一个时辰,汉灵帝无奈,下了一份圣旨。

    于是,卞萱成了曹操的妻子。

    当袁绍听到这则噩耗之后,摔碎了房间里所有能搬动的东西,之后整个人犹如失魂一般。

    袁隗-当朝太傅,袁绍的爷爷,见到袁绍如此消沉,无奈也觐见皇帝,哀求皇帝给袁绍也指认一门亲事。

    于是,一个月后,雒阳又有了一次盛大的婚礼,汉灵帝的侄女刘熏下嫁袁家。

    又一个月后,袁绍调任北海太守,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我还会回来的,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曹阿瞒,你给我等着!”袁绍看了一眼身后高大巍峨的雒阳城,恨意深埋心底。

    连年的天灾人祸,让大汉的社稷岌岌可危,张角的出现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的那一根稻草。几百万的黄巾贼在中原地区横行肆虐,大汉的地方政治架构彻底崩溃。

    虽然经过士族阶层的极力弹压,将黄巾起义之火熄灭,但是地方产生了多如牛毛般的地方割据势力,从此汉朝犹如东周末期,皇帝只是一个傀儡。到董卓进入雒阳的时候,皇帝最后那一丝尊严都荡然无存。董卓在雒阳称王称霸,淫乱后宫。

    在这个非常时期,远在北海的袁绍,意识到属于他的时代来临了,在麾下几个谋士的建议下,发兵讨董。不过老天爷似乎不怎么眷顾他,正当他审批着杨琳写的讨董檄文时,被告知远在小沛的曹操已经传檄天下了。

    “哼!曹阿瞒,又让你抢先了,不过这个联盟的盟主依旧是我的,除了四世三公的袁家后人,谁有这个资格当盟主!”袁绍看着手里的檄文,脸上阴晴不定。

    事情也确如他所预料,在酸枣会盟时,袁绍当仁不让的当上了盟主,不过这个盟主的约束力实在有限,除了孙坚那个愣头青之外,其他人的心里都打着各自的鬼心思。

    正当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虎牢关前时,中军帐内发生的一场闹剧彻底毁了速战速决的攻下虎牢关的可能性。

    关东十八路诸侯睡了个大觉,转天日上三竿,再次聚集在中军帐时,被告知,华雄带着几十万的西凉军已经抵达虎牢关。顿时,中军帐内议论纷纷,有要求立即攻关的,有要求暂避锋芒,有骑墙观望的,犹如一个热闹的菜市场。

    “竖子不足与谋!”唯有袁绍和曹操两人冷眼看着诸人的嘴脸,在他们的心中同时闪过这样一句名言。

    正当他们议论正酣之时,一个传令兵带来的消息彻底让他们崩溃-华雄带着西凉军攻来了。

    没有意外发生,一盘散沙的关东诸侯在如狼似虎的西凉军面前,犹如脱光了衣服的小姑娘,能做的只有接收蹂躏。几十万关东诸侯联军没有坚持一个时辰,就四下奔走。

    “我不能死,我还有翻本的机会,冀州还在我手里,我一定要回去!”袁绍骑在宝驹踏雪无痕上,眼见着败局已定,遂决定采用三十六计之上计-走。

    上天总算是眷顾了袁绍一回,他依仗着踏雪无痕的马力脱离了追兵的追击,经过一个日夜的亡命奔走,来到了小沛城。

    “她应该在这里吧!”袁绍目光盯着城门,心里略带苦涩的想道,虽然已经过了6年时间,但心里的那份情并未淡去,“我要带她离开!”袁绍在小沛找了家客栈,略作休息之后,当夜色降临,他悄悄的摸到了曹操的府邸后门,然后翻墙而入,并在一个幽静的小院里,寻到了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身影。

    袁绍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之情,脚步缓缓的向那身影走去,在他看来,这个身影在落日余晖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寂寥,孤独。

    “小萱!看来你过得并不快乐!”袁绍在距离卞萱不到半米处,出口说道。

    “啊是谁……是你本初!”卞萱暮然听到陌生男子的声音,惊讶的转身,待她认出袁绍时,愣了片刻之后,两串珍珠似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小萱,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的想你!每次我和刘熏做爱的时候,总是幻想着你的娇颜,睡觉的时候也总是梦见你!小萱!”袁绍看到卞萱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冲动,一把抱住卞萱,死死地抱住,唯恐一个放手就会永远失去她。

    “本初!本初!忘了我吧,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萱了!我现在已经嫁给曹操了,小萱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你这样不值得!”卞萱带着哭腔,一脸苦涩的说道。

    “不!小萱,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幸福的!”袁绍一脸真诚的说。

    “不,本初,你不了解的,当你知道了之后,你会将我弃之如履的!本初,你走吧!”卞萱一脸绝望。

    “不会的,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小萱,我要你跟我走!”袁绍轻轻的捧着卞萱的小脸,温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呵呵……”卞萱嘴角露出一丝凄美的微笑,然后拉着袁绍到边上的石凳上坐下,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缓缓说道:“本初,或许你还不知道,在董卓入京之后,曹操行刺董卓失败,而我则被董卓抓走,当时我刚刚生育完昂儿,董卓见我略有几分姿色与熟妇风韵,于是被他奸污了整整一天,之后的几天晚上更是被他折腾的生不如死,而且在他玩腻之后,被他赏赐手下的西凉军将领,那帮将领更不是人,四五个人轮番玩弄我,本来我都以为会被他们活活操死,幸好遇到一个好心人,我才得以逃离雒阳那个魔窟,本来我以为回到小沛就解脱了,谁又知道呢曹操竟然知道我在雒阳的遭遇,在我回家的时候,马上被他拉入房间,供他发泄兽欲,在他发泄完了之后,竟然丢下一句话:逼都被人操烂了,松的都能塞进一个拳头了,婊子!在哪之后,他总是用尽各种方法折磨我。”

    “本初,我这样的烂货,你还要吗”卞萱脸上浮出一丝讥讽,好像已经知道的袁绍的选择。

    出乎他意外的是,袁绍并没有嫌弃她,反而流下了男人泪,轻轻的拥她入怀。

    “小萱,原来你受了那么多的苦难,真是难为你了,最可恶的就是曹阿瞒那奸贼,自己的冒失害得你沦入魔爪,却还怪你。如此宵小,如何配做男人!小萱,跟我走吧!我会一如既往的爱你!”袁绍深情的说道。

    “呜……”卞萱的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般,不受控制的溢出,整个脸蛋被完全打湿。

    片刻之后,卞萱脸上雨转多云,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

    “本初,当初我一直没有把最珍贵的贞操给你,现在我也无法给你了,但是,我会用我最热情的方式来回报你!爱我吧!”卞萱缓缓的脱离袁绍的怀抱,然后轻轻的褪去身上衣裳,一具雪白丰腴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中。

    雪白饱满的双乳,两个粗大坚硬的奶头,圆润丰满的腰肢,光滑的大腿,以及那诱人的黑色丛林,绝对是完美的极品熟妇。

    看得袁绍热血沸腾,欲望在压抑了多年再次爆发,犹如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小宅院内。

    “本初来爱我吧!”卞萱已经赤裸着身子半靠在石桌边沿,两条玉腿轻轻的分开,一副蓬户为君开,只等君采摘的样子。

    “小萱,我来了!”袁绍低唿一下,三下五除二的解除全身武装,一把抱住赤裸的卞萱。

    顿时,天雷勾动地火,干柴烈火。

    两人忘情的拥吻着,两人的双手在彼此身上摸索着,探求着。两个已经深知性爱乐趣的男女,都熟练的找到了彼此的性感点,用双手,身躯,嘴唇,舌头挑动着彼此的欲火。

    袁绍一只手在卞萱的臀股间游走,一只手则用力的揉搓着卞萱硕大的乳房,在他五指的用力下,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那颗奶头更是充血十分,坚硬的犹如坚铁。

    “我要!给我!本初!”卞萱被袁绍的双手弄得是娇喘嘘嘘,媚眼如丝,蜜穴里更已是泛滥成灾。

    “小萱,先来吹个萧!好怀念啊!”袁绍轻轻的捧着卞萱的脸,然后把她的头向下按,直到卞萱的性感的红唇触碰到他的龟头。

    “呵呵!我要开始吃了哦!”卞萱妩媚地轻笑一声,然后双手把住袁绍的阳具,张开小嘴,一下将阳具含入嘴里。多年的性爱生活,让卞萱的技巧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小姑娘,不知如何下手。

    卞萱微微的仰视袁绍,露出一个淫荡的表情,含着笑容,双手快速的套弄着袁绍的阳具,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她的香舌更是灵巧的舔弄着龟头上的马眼。

    “哦!小萱,好棒!你的口技真不错。好!就是这样!”袁绍双手轻轻地捧着卞萱的螓首,嘴里赞叹道。

    “呜呜……”卞萱听到袁绍的赞许,顿时更加卖力,嘴巴与阳具摩擦发出一阵啧啧之声,丝丝晶莹的口水顺着袁绍的阳具流下。

    盏茶功夫之后,袁绍示意卞萱停下,然后抱着她的娇躯进入房间。进入房间后,袁绍温柔地将卞萱放在床上。

    “小萱,69式知道吗”袁绍轻声问道。

    “恩!知道。”卞萱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心里知道,袁绍并没有在意她的过往,要不然他是不会愿意去亲吻她那不知被多人暴操过的小穴。

    片刻之后,房间内春意盎然,两具赤裸的身躯,在柔软的大床上,呈69式纠缠着。

    “小萱,你知道吗这几年我都梦想着,有一天我能触碰到你的小穴。你的小穴实在是太美了!让人着迷啊!”袁绍用手指拨弄着卞萱的阴户,一双眼睛紧盯着那迷人的蜜穴。

    “本初!你真好!来操我吧!我好想要!”卞萱忍不住泪流满面。

    “好,小萱,我来了!”袁绍爬起身,然后轻轻分开卞萱的双腿,单手抓着阳具,用龟头在卞萱的阴户上摩擦了几下后,腰部一挺,整根阳具齐根没入。

    “啊!”卞萱感受到下身被充满的快感,娇唿出声。

    “多少年来了,终于拥有你了。虽然有点松,但小穴内却那么的滚烫,刺激的龟头好舒服!”袁绍在插入后,细细体会着那份感觉。

    “本初哥哥,用力!用力操!小萱下面好痒!”卞萱雪白的贝齿轻咬着玉指,一脸娇媚的索求。

    “喜欢暴力点那就承受吧!我的女人!”袁绍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快速勐力的抽动起来。

    “啊……就是这样……好舒服……用力……再用力点……好舒服……本初……哥哥……用力操我吧……小萱喜欢你这样操……用力……快点……在快点……”

    “啪啪……”两具肉体的碰撞声。

    “啧啧……”淫水飞溅声。

    “啊……哦……啊……”卞萱的浪叫声。

    “唿……嗤……唿……嗤”袁绍剧烈的喘息声。

    交织出一副优美、动人、引人入胜、勾人心弦、令人浴血沸腾的交响乐,性爱交响乐。

    “啊……去了……去了……去……了”伴随着卞萱高亢地娇唿,第一次高潮来临,卞萱小穴里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在袁绍剧烈的抽插之下,飞溅而出,打得袁绍小肚子一片湿滑。

    “小萱,那么快就高潮了啊!才半个时辰都不到,看来今天晚上,你要被我操死了!”袁绍停下了动作,打趣着说。

    “好美!好美的感觉!”卞萱呢喃着回味着高潮给她的快乐,待她回味过来袁绍的话语意思后,顿时含羞起来,“本初哥哥,你真坏!不过你也好厉害!小萱从没有这样快乐过!”

    “哈哈!”袁绍大声的笑出声来,多年的抑郁一扫而空,连昨天的败军之辱都忘得一干二净。

    “本初,你躺下来,让小萱主动!”卞萱看到袁绍如此意气风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要求主动。

    “好!”袁绍爽快的答应,双手抱起卞萱,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而他则惬意的躺在床上,双手把玩着卞萱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

    “嗯!”坐到袁绍的腰上之后,袁绍的阳具更加深入的插入到卞萱的阴道内,直抵花心,让卞萱忍不住鼻子里发出三分压抑,七分欢乐的娇哼,然后开始轻摇腰肢。

    正式标准的观音坐莲的体位。

    开始的时候卞萱还只是慢慢的摇动着腰肢和臀部,但是伴随着性快感的来临,为了获取更加大的快感,本能加速了节奏。

    “哦……啊……”卞萱忍不住摇晃起螓首,一头乌黑的长发早已散乱,在空中悠扬的飞舞着。

    “小萱,让我助你一把!”袁绍享受着性快感地冲击,配合着卞萱的动作,腰部发力,向上挺动起来。这样一来,给卞萱的快感更是加强了几分。

    “啊……好快乐……好哥哥……小萱快乐死了……啊……啊……”强烈的性快感冲击着卞萱的大脑,本就柔软的体质,经过几番抽插,已经无力的主动摇动腰肢了,只能死死的趴在袁绍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用她那葱葱玉指在袁绍的胸膛上抚摸。

    “啪啪……”如此姿势,抽插时的肉体的撞击声更是清脆,每一次的抽插都带来一声清晰的撞击声,配上卞萱的呻吟声,强烈地刺激着袁绍的神经。

    在性快感不断的积累之下,袁绍感觉到他的欲望顶峰即将到来。

    于是他决定换一个姿势-“老汉推车”。

    再袁绍继续抽插了近百下之后,终于到达了喷发的临界点。

    “啊……”袁绍忍不住发出一声虎吼,腰部本能的激烈的抽动起来,然后一股股精液射入卞萱的花房。

    而在袁绍射精的那一瞬间,卞萱也达到了高潮。

    两人喷发出的体液,犹如两股洪流,在狭小的阴道内冲撞着,融合着,最后一部分精液冲入了卞萱的子宫。

    “小萱!我爱你!此生不改!”袁绍趴在卞萱雪白的娇躯上,发自内心的深情说道。

    “本初,我也爱你,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卞萱同样深情的回应,不过她的内心同样感到一丝无奈,“本初,我虽然爱你,但是不能跟着你走,我还有昂儿要照顾,如果我跟你走了,昂儿怎么办我想你也不会收留曹操的儿子吧,看来我们今生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如果今天的一夕相处能为你生下一儿半女,我一定会将所有对你的爱恋都倾注到孩子的身上,如果生下的男孩,就要丕儿吧,一个人站于天地之间,不屈不挠!”

    “本初,我还想要!”卞萱咬着嘴唇,娇媚无限。

    “好你个小淫妇,看本大爷如何满足你!”袁绍当然是愿意为卞萱精尽人亡之人。

    顿时,室内又掀起一场激烈、火热、惊天动地的盘肠大战,久久都不曾停歇。

    到月落星沉之后,两个欲望男女终沉沉睡去。

    这也是袁绍运气比较好,这次曹操出征带走了所有的良臣勐将,再加上曹操把卞萱安排在偏远院落的目的,是为了在他心情郁闷的时候,来虐待她发泄一番。

    他不想让自己的意图被他人知晓,所以这个院落也就十分冷清,因此两人如此热火滔天的偷情,并未被人发觉。

    十天之后,袁绍回到了北海。他回北海的第一件事情,召来手下首席谋士-田丰,问了一句话:“我要灭了曹阿瞒,当如何做”田丰答曰:“上策,平定幽、冀、并之后,挟优势兵力一统中原,最后平定天下,在这个过程中曹操将无力可挡,此乃王道,不足之处是时间太长。中策,联合徐州陶谦、南阳袁术夹击,以我们三家的兵力,完全可以轻易抹杀曹操,但是这样做会失去天下士族的向心力,曹操在讨董过程中赢得了不少民心。下策,问西凉军借兵,这样可以旦夕之间就可以覆灭曹操,但是那样做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袁绍闭目沉思良久之后,睁开眼睛,露出一丝精光,斩钉截铁的说道:“取上策!”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