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换身1415

    发布时间:2021-11-25 00:08:21   

    周末,北方抽空带我去了一家私人诊所,先检查检查,以确保在怀孕期间母

    子平安。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年轻严肃的颇为英俊医生,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白

    袍,带着眼镜,不苟言笑的严肃态度让人肃然安静。

    「怎么会是个男医生」

    从进入诊所,我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北方和医生交流着,偶尔的,我会看

    着这个医生,听北方说,他是本市极为有名的产科医生,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

    只不过……为什么是个男人

    看着他修长如钢琴家般的手指,干干净净的,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搭在

    我细白的手腕上,他的手指温度略微比我的体温要高。这样的男生居然是一名妇

    科医生,真是有点好笑呢……

    我盯着他的手指,甚至根本就不敢看他。

    而这会北方竟然正在拜託以后都让他亲自照看我,负责我怀孕期的一切调理

    和保养,看来他挺有一套的,至少让丈夫慕名而来;以后都是他为自己做检查啊

    ……想到自己脱光光在他面前张开双腿……我脸一红,赶紧不让自己在这个念头

    上打转。

    「好了,宝贝,进去让倪医生帮你做个详细的检查。」

    北方柔声的把走神的老婆扶起来,让她进到内室等待医生的检查,他则在帘

    子外面等候。

    在等候的时候,北方的心情同样显得有些激动,原因非常简单,这竟然是个

    男医生!在朋友介绍这家诊所时,他根本就不知道医生竟然是个男医生,想到不

    一会,也许这个男医生可能会看到老婆的乳房,甚至他的心跳不禁加速,甚至就

    连下体也硬了起来。同时又忍不住朝着那粉色的帘子看去,现在老婆在干什么

    我心里怦怦的跳着,粉色的帘子隔出一个隐秘的地方,我端坐在床上,有点

    无助的看着高大的医生站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让男医生给自己做过孕检的我,

    有点害羞和忐忑,而北方就在一帘之隔的外面……

    倪医生神情自若的拿开我掩在胸前的双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慢的把我上衣

    的纽扣打开,白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雪白的丰乳,在看到那丰乳的瞬间,饶是他

    见惯了丰乳,在这一瞬间,也看呆了,好漂亮的胸部。

    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的乳房,我的双颊涨红着,有些无措的让他俯下身,他

    喷出的温热气息让我的喉咙一紧,颈上的皮肤都泛红了;上身最后的一件遮蔽物

    被他灵巧的脱下,高耸丰挺的双乳在他眼前轻轻晃荡着,他大手镇定的覆上我的

    双乳,在被他摸到自己的乳房时,我的心神不禁一乱,自己被别的男人摸了乳房!

    天啊!

    不过相比于我的惊慌,他的脸色未变,恍如例行公事一般用修长的手指用力

    的揉捏起来,一边面不改色问道。

    「这样会痛吗」

    我羞红了脸,扭开头不敢去看胸前的境况,只红着脸摇摇头。

    「那这样呢」

    似乎倪医生不满意我的回复似的,更加用力的捏住双乳,仿佛要挤出乳汁一

    般用力捏住往上挤。

    「嗯……」

    经不住痛,我忍不住低唿了一声,想起北方在外面,感觉咬紧了唇,羞涩的

    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他。

    轻微的细不可闻的呻吟声传入北方的耳中,只让他的唿吸变得有些急促,天!

    那个医生在摸思琪的乳房!他感觉自己的下体更硬了,他甚至忍不住似无意的用

    手摸一下肿胀的下体,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那个医生在玩弄老婆乳房的一幕,虽说

    心知只是正常的检查,但是他依然忍不住去幻想着,去想像着,尤其是先前医生

    看老婆时流露出的惊艳之状。

    而这时一帘之隔的我却咬着嘴唇忍受着别的男人的抚摸,他的手却并没有放

    过我,看似柔软修长的手指用不相称的力量用力揉捏着我的丰乳,雪白的乳肉都

    印上淡淡的红色指印,粉色的乳尖可怜兮兮的高高翘着,乳肉传来的刺痛和酥麻,

    让易感的乳头期待起男人的玩弄。

    我忍着痛不敢叫出来,想到丈夫就在外面,自己却被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肆

    意的玩弄着丰满的双乳,既害怕又掩不住的兴奋感觉,让我更加用力的咬住下唇,

    害怕自己发出呻吟的浪叫来。

    等他终于放开被揉捏到发烫肿胀的双乳后,我暗暗的松了口气,却听到医生

    用冷冰冰,毫无感情的声音说「以后要定期做乳房按摩,预防以后乳腺堵塞,泌

    乳不畅。」

    他的声音不大却也不低,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让外面的丈夫也听到,虽说我没

    有女人的矜持,但是我哪经得住这样的对话,只用双手掩在胸前,垂下头沉默不

    语。柔顺的发丝拉下一帘黑色的瀑布,映得我雪白的身子更加诱人,豪乳在我细

    细的手臂间溢出,艳丽的乳尖在黑发丝间若隐若现,我只顾着害羞,没有看到倪

    医生越发幽暗的双眸,喉咙不动声色的上下滚动了几下,他让我在椅上躲好,屈

    起膝盖,双腿在他面前打开。羞耻的感觉笼罩着我,一动也不敢动,只犹如洋娃

    娃般让他随意摆弄,手臂拥在胸前,乳尖被发丝缠绕着,愈发的骚痒起来,却又

    不敢动,生怕男人发现我的秘密。

    丝质的半裙堆在我的腰间,白色的内裤被脱下,臀下被一个枕头垫高,正好

    让配合的他坐下的视线高度。

    等他修长的手指毫不客气的探入湿滑的阴道,我才惊觉自己因为双乳被玩弄

    而湿润了小穴,我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只得紧闭着双眼,接受男人羞耻的检查。

    一瞬间,倪医生就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只见她露出白皙的雪臀,以及那浑

    圆结实的双腿。两团紧致圆翘的臀瓣之间,夹着一只粉酥酥的粉色小鲍,蓬门微

    闭,张着蛤嘴似的两片嫩肉;明明甜熟欲裂,偏偏贲起的阴阜上光洁无毛,宛若

    幼女一般,令人血脉贲张。

    此时她翘起圆臀,大腿却被撑架大大的分开,不仅私处纤毫毕现,连小巧的

    菊门也一览无遗,没有半点深色的沈淀,也没有肉肠头似的突起,只是一圈淡杏

    色的细嫩绉褶,与油润润的阴户,以及蛤瓣顶端那一点晶莹欲滴的肉芽相比,直

    是诱人以死的深幽。

    虽是见惯了女人的私处,但是这会他依然看傻了眼,惊骇之中复觉无比香艳,

    更是暗里咽了口馋涎、满面赤红的,唿吸有些急促的检查着这个堪称极品的女人。

    湿润的小穴敞开在男人的视线里,接受来自他炽热目光和顽劣手指毫不客气

    的检查,花瓣被手指无情的扯开,露出里面粉色的阴道和肿胀的花核,丰满的花

    瓣被用力的一再揉捏,直到透明的淫液如他所愿顺着小穴缓缓溢出穴口,滴落在

    我那无毛阴唇上。

    然后才分出右手的食指,刺入我柔软紧致的体内,感受我热情的吸吮。就像

    是往火上浇油一般,此时我的阴道内暖烘烘的更加翅麻了,对男人的插入有着强

    烈的渴望。

    天啊!

    这……这是检查吗

    我的内心在吼着,如果不是老公在帘外,恐怕这会我已经发出呻吟了,我想

    要他停下来,但是禁欲两个月后的我,却又渴望着这种快乐!

    天啊!

    我要疯了!

    这时慢慢的又增加一只手指,双指在紧绷的小穴里探索着,企图找出我的敏

    感所在。我颤抖着忍住尖叫的冲动,任由男人的手指在体内玩弄,一边又禁不住

    害怕这淫乱的一幕被丈夫看到,禁忌的快感冲击着我,我泪眼朦胧的看向他,祈

    求他放过我,我快忍不住了……

    男人的手下毫不留情,只一脸正经的欣赏着我涨红的脸,因为他而染上的妖

    艳欲望,仿佛正在进行最复杂又全面的检查一般,坚持要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啊……」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哀叫了一下,低低的叫出来,如他所愿的高潮了,在高潮

    后,我的躯体不时的轻颤着,鼻间更是忍不住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音。

    「怎么了」

    尽管这是一直以来所渴望的,但是北方在外面有点着急的问道。

    「没什么,快好了。」

    倪医生淡定的扶起我,慢条斯理的帮我穿好衣服,掏出手帕把我下身的湿润

    抹去,穿上内裤,小心的扶我站好,然后松手先走出去。

    「尊夫人的身体底子比较弱,要……」

    倪医生目不斜视的坐下,刷刷的一边说一边写起病历和药方。

    北方拥住老婆,专心的听着他的话;我软软的瘫在丈夫怀里,看着他一张一

    合的薄唇,有点失神。脑海中反复浮想着一个事实——我被老公之外的男人「指

    奸」了!

    15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北方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先前有诊所时,隔着布帘

    听到的那几声有些压抑的呻吟声,虽说细不可闻,但却依然传入他的耳中,想到

    老婆的乳房以及下体就那样暴露在医生的眼光下,想到那个医生是个男人,想到

    老婆出来时满面潮红,一副刚刚高潮后的模样,北方发现自己内心的怒火慢慢地

    被一种莫名奇妙的兴奋渐渐的所代替。

    虽说驾驶着汽车,但北方却一边幻想着那种变态的画面,一边又幻想到老婆

    娇美身躯的魅力。他脑海里不断地出现一个画面,而这个画面显示出一个每时每

    刻都带着清新的笑容、清澄明亮的眸子里不停流转着幽雅的气质、时而妩媚妖娆、

    时而灵动活泼的思琪,正在倪医生的怀抱里激凸诱惑地娇吟放浪,任由他玩弄的

    赤裸情景,北方竟然全身顿时感到反差地欲火高涨,体下的阳具也越想越兴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想到这,原本放在排档上的右手,移放到老婆大腿上,轻轻捏按。我今天穿

    的是一件宽松裙子,老公的手让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我便任由他拉高裙

    摆,露出浑圆的膝盖,还有自己的大腿。

    「老公,你……小心开车啊!」

    我的声音不大,只是提醒,并没有拒绝,任自己丈夫把裙子拉到腰部,跟着

    就把手伸到三角裤里头去,在男人手指的撩拨下,原本就有些氾滥的河谷,这会

    更是已经成灾,那快感让而我紧咬住下唇,雪白大腿根不住颤抖,努力不让哼声

    发出来,以避免北方开车分神。

    「老婆,你湿得还真快,是不是又想要了」

    我似嗔似喜地瞪了北方一眼,却在他碰触我敏感的蜜蕊时,喉间忍不住发出

    尖锐的声音,花蜜更止不住地流出。

    「老……老公……小心看路……」

    没有理睬老公的轻哼,北方迳自把手指插入牝穴直到第二指节,如此地敏感,

    只要稍稍一动,我就忍不住发出哼声扭动屁股。……

    十几分钟后,当北方和老婆一同进入家中客厅的时候,看着老婆那一身魔鬼

    的身段走在他的前面,心里顿时深深的惊叹着老婆曲线玲珑的身段给自己的震撼。

    此时怀孕六个月的老婆充分的洋溢着女人最性感的气息。北方心里顿间疯狂的想

    着她的诱人身段就是那么的美妙,一看到她那如此婀娜多姿的完美身段就让人有

    一种欲望无归的感觉和躁动,蠢蠢欲动的。

    在这短短的时刻,北方就从老婆的身后一面欣赏她一身丰满姣好的身材、诱

    惑无限的翘臀一扭一摆的走在他的前方,此时他体下的阳具已经在裤里硬硬的挺

    起来了!

    这个片刻,北方看到老婆走进卧室,准备要沐浴,就一身仿佛精虫上脑的跟

    了上去。

    站在浴室中的我,看着洗漱镜中脸色绯红的自己,此时的自己全是一副媚眼

    迷离状,本来明亮的大眼,现在却水汪汪地透射出勾魂的欲火。

    「天!这……这是我吗」

    先前北方在车上玩弄自己时,我的脑海中所浮现的竟然是医生在「玩弄」自

    己时的场景,那种感觉刺激到了极致,而现在,仅仅只是刚一想像,我就全身火

    热滚烫,脸颊火热得好像都可以烤白薯了,心在砰砰地跳动,四肢酸软,好像都

    不能移动自己的身子似的。

    我背靠在墙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为刚才在诊所经历的那一幕而紧张不已,

    内心同样也为感觉对不起老公而怦然心动……

    我就像搁浅的鱼一样,张着大嘴,费力地喘气。浑身上下,好像将要喷发的

    岩浆一般,阵阵热力在我身体中流窜,更加让我唿吸不得。

    可能是因为太热的关系,我渴望背后冰冷的瓷砖能帮助我,从瓷砖上传来的

    凉意不但没有降低我身体的热度,反而丝丝凉爽更加刺激我的身体,刺激着我的

    乳头,全身酸痒难耐,从阴户中迸射出热流,好像正顺着内裤缓缓地流淌出来…

    我瘫软地坐在地上,双腿用力的相互搅动,仿佛要磨尽下阴的酸痒,也仿佛

    要掩饰流淌出来的体液……

    慢慢的我就这样的瘫软在了地上,好在卫生间里只我一个人。

    我不禁脱掉自己的连衣裙,然后伸了进去,拨开乳罩用力地攥紧那傲人的丰

    乳,用力地揉用力地挤,还不时地拨弄早已耸起的乳头。左手自然的拨开内裤,

    用两只手指捏着粘满淫液的膨胀的阴唇,着手处滑腻不堪,下体的酸痒此时更加

    麻痒不堪,我放弃了对阴唇的抚摸,伸出拇指压在凸起的阴蒂上,快速的揉戳起

    来……

    「嗯……嗯……」

    快感从我的嘴唇宣泄出来,同时拇指的揉动更加疯狂。

    汩汩乳白色的体液从我的阴道中流淌出来,顺着会阴流到屁眼上,滴在身下

    的裙子上。

    我疯狂地探出食指,一下子插入阴道中,快速的拼命的戳弄。双眼迷离,幻

    想着北方的鸡巴在我的阴道中窜进窜出,继而老公的影像淡漠,渐渐幻化出倪医

    生在肏弄我……

    倪医生的影像意外地出现,让我不禁勐然惊醒,暗骂自己淫荡,怎么想到和

    别人……

    可是他的出现,让我身体更加沸腾,食指的运动不能满足我体内提高的快感,

    我将中指也一并戳入阴道……

    「管他呢……让我飞……嗯……嗯……」

    我放弃了仅有的一丝清醒,沉迷在快要到来的高潮中。

    「……倪医生就倪医生吧……嗯……」

    幻想中倪医生的身体更加清晰,拼命戳动的手指也更加疯狂……

    在怀孕后,因为北方害怕伤害到我的原因,我渐渐地学会了手淫,现在我只

    有享受它带给我的快感……戳弄自己的手指现在早已满是淫液,在疯狂的运动中,

    洁白的大腿上也粘满了亮晶晶的液体,在卫生间的灯光下,闪动着淫荡的光芒…

    「……嗯……啊……」我扭曲着大腿,快感马上就到了!一瞬之间,浴室的

    大门突然给打开。我大惊一叫,转头一望就望到北方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

    「老公……」

    惊慌失措的我望着北方,天啊!他,他看到了我在……

    老婆在自慰,难道……想到老婆不知是被自己挑逗还是被那个倪医生弄的竟

    然在这里自慰,北方只感觉下体更硬了,他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神望着老婆的裸体,

    猥亵地嘿嘿笑着道。

    「嘻……嘻……老婆,你想要就说嘛!」

    我立刻用手盖着自己的裸体,想到自己竟然在自慰,而且被老公发现了于是,

    脸颊滚烫的有些紧张的看着北方道:「老公……我……我。」

    「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害羞什么呢我来啦……哈哈……」

    北方挺身步履轻快的走到老婆身旁,双手不停得摸起我美白如雪的肌肤。

    我突然感到北方体下的硬棒一挺一挺的向着我,顿时原本清灵的双眼再次变

    得迷离起来,望着北方说:「啊……老公,我……我……」

    我该如何解释呢

    「嘻嘻……老婆,你怎么想起来自慰了……

    北方一边抚摸着老婆的乳房,一边询问道,此时变得好像小绵羊一样,轻轻

    的向北方说道:「老公啊,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随即我又很委屈的搂着北方,双眼渐渐泛着泪光说道:「我们换个医生吧,

    我不要去那个诊所了。」

    「老婆,你在说什么呢」

    「我,我,那个医生,他,他摸了我的咪咪,还,还,还看到我的那里……」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只感觉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同时我也注意到

    在自己说出这些时,北方的鸡巴竟然接连跳动数下,天啊!他……

    老婆的话让北方的反应更强烈了,他迫不及待的温柔紧搂着老婆,脸上渐渐

    的显露出色眯眯的神态说道:「啊……那你刚才被他玩弄乳房的时候,是不是很

    舒服,还有他看到你那里时,你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很爽、很刺激!」

    就像是内心的想法被识穿似的,我一手紧张的将北方推开,双眼狠狠剜了他

    一眼道:「我才没有呢!老公,你不要再乱说了,我说没有就没有!」

    这时候,北方看见老婆正低头仿佛心里有鬼般的沉思着,顿时全身不停颤抖

    的将她重新的抱到怀中,而下体也兴奋到不受控制,仿佛想向老婆宣战般的勃起

    来了。

    感觉到兴奋刺激到心跳勐烈的他继续追问道

    「那你快说啊,当时究竟是什么感觉」

    「我,我也不知道。」

    我脸红的窝在北方怀里,娇滴滴的应了一声说。

    这时北方感觉到自己硬棒棒的阳具一抖一抖的硬挺着,兴奋的向老婆说道。

    「老婆,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当时感觉很舒服,我说的对吗」

    我极度害羞的窝在北方怀抱里,之后就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女孩般的脸上羞红,

    抬着头楚楚可怜的望着北方的脸说:「其实只是一点点。老公,我这样说你会生

    气吗」

    不能再忍受老婆如此的语言引诱,顿时用手把她的娇体推倒,然后将北方体

    下已经硬到不能再硬的阳具打向老婆的娇脸上,大声说:「哦……淫荡的老婆,

    快一点跪下来给我口交吧!」

    这个时候,老婆就乖乖地跪在北方的身下,淫荡地为他口交起来了。一瞬间,

    整个浴室仿佛变成了欲室一样,从她口里发出来的「嗷嗷嗷」口交的声音不停得

    响亮着,而老婆一双豪乳也一甩一甩的在北方眼前激动地甩动起来。

    这时,北方就从高高在上的位置看着老婆连忙飞快得为自己吸吮起来。她一

    头乌发也随着头部的动作而剧烈地甩动着。突然间,北方双手用劲力地把老婆的

    头给抱着,出力地把她的头给按起来,直到他阴毛全盖上我的娇脸。而他也一抽

    一插地将老婆的臀部晃动着,心里不断的幻想着倪医生为老婆检查的情景。

    「啊………老婆啊,你想一想看如果现在你口里含着的是倪医生的阳具,那

    个感觉会是怎样的呢你坦白的跟我说,你想要他的阳具吗」

    北方兴奋地呻吟大叫说。

    我抬头望向北方,不停得摇着自己的头,口里却不断的发出含煳不清的声音

    道:「呜……呜……呜呜……」

    「哈哈……老婆,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不是」

    老婆睁大泛着泪光的双眼,脸上显示出一种很羞怯的神态,轻轻求饶道:

    「呜……呜呜……呜……呜呜……老公……你不要再问了。」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你就说出来好了。」

    北方用手摸着老婆的面颊,温柔的哄着她说。

    我想了一会,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个画面,但是依然很害臊的低着头说:

    「呜呜……呜……我,我不知道。」

    「快说啊,不然我就插死你!」

    北方大声回应说。

    「是……呜……呜呜。」

    我突然痛苦的点点头说。

    北方顿时给我的答案刺激到仿佛全身给电触到一样,体下的阳具也即将要迈

    进北方性高潮的最后阶段,大声狂叫的道:「大声一点啊!我听不到你刚刚说的

    话!」

    「我说是!呜呜呜……我要他的大阳具……呜……呜呜……」

    在北方的追问中,我张开双眼望着北方,口里已然一进一出的含着北方的阳

    具大声喊道,在喊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那蠕动的阴道似乎有一股热

    流外涌,天啊……好舒服……在这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飞了起来,

    我……我竟然高潮了!

    「啊!!!你果然是我的骚老婆啊!这样就高潮了!天,你真是个骚货!」

    发现老婆居然达到高潮的北方兴奋了起来,用力疯狂地插着老婆的嘴,一抽

    一插的一口气有节奏地「啪啪啪啪」狂插着她的小嘴好几十下,直到北方在一声

    闷吼中的将他浓烈的精液全喷进老婆的口里。

    ……当我们俩的激情过后,北方就在老婆泛起红霞的脸颊亲了一下,并且抱

    着老婆发软的一同走进卧室里。

    一片刻后,我就一身赤裸的一声不出躺在卧室大床上。这时的我头向着天花

    板,双眼渐渐紧闭上,顿间默默地想着刚才我和自己老公的淫糜对话,我越回想

    着那些话,整片脑海里越想起倪医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还要为自己检查身体

    而全身颤抖起来。

    想到下一次自己还要那样赤身裸体的接受他的检查,想到自己甚至可能会背

    叛北方,我忍不住流出了泪水来。

    在卧室床上的另一边,这时北方赤裸的躺在床上的另一边,手中也拿着一根

    香烟抽起来,而从北方口里喷出来的浓烟渐渐散发到整间卧室的每个角落,直到

    北方听到老婆隐隐细细的哭泣声音传到北方的耳边来,顿时飞快的丢下北方手上

    仍然燃着的香烟。

    北方转头就含情默默的问着老婆。

    「老婆你为什么哭了」

    我立刻用手沫干脸上的泪痕,一脸凄凉羞红的说道。

    「老公,你觉得我是一个好妻子呢」

    北方马上紧紧搂着老婆,一边用舌头舔着她脸上的泪痕,一边痴痴的揉摸着

    她乌黑的长发,深情款款的说道:「还用问得吗你就是全世界最好,最贤良淑

    德的好妻子了。我能娶到你真的是我毕生的幸福和运气。老婆,」

    「我是吗但是为什么你又心甘情愿的把我推到别的男人那面去呢」

    我脸上红彤彤的大叹一声道,虽说我知道这不过是北方的性幻想,可,可…

    北方听到老婆如此的说后,脑海里顿时幻想到此时倪医生和老婆两个人赤赤

    裸裸的躺在一起,卿爱得拥抱着对方的时候,他体下刚刚才大泄喷精的阳具渐渐

    蠢蠢欲动的有反应起来了。

    「啊你是指倪医生这个男人吗」

    我想了一会,之后很害臊的低着自己的头,点了一点头。

    「你不想吗其实我看他倒也不错,模样很帅,而且很高大。怎么样不如

    你把你们的交情再拉近一点吧。」

    北方说出来的话,让我在惊讶的同时双手却紧抱着他,此时的我竟然被北方

    的语言勾起了内心的欲望,加上我脸上羞怯的神情,也许长时间压抑着内心的兴

    奋,令那内心高涨的欲火将我欲火焚身似的全身发烫起来。

    我闭起眼犹豫了一会,叹了一口深气,然后渐渐的睁开眼睛,小声的望着北

    方说:「老公,你可知道当时,他看着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

    「嗯什么感觉」

    「答应北方你不会生气的,好吗」

    「好的,北方答应你。」北方一手将老婆的身躯加紧的抱着,体下已经高高

    挺起的阳具也一抖一抖的碰到她赤裸的长腿上。

    我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双手紧张的环抱着北方。

    「其实,当他抚摸我的乳房的时候,我感觉特别兴奋,尤其是想到你就是站

    在布帘外的时候,甚至他后来检查我下面时,他的手指刚一摸,我就兴奋了,而

    且还高潮了,当时,当时我甚至希望他,他干我。」

    当北方听到老婆那越来越低的声音,他心里一边充满着兴奋的心情,脑海里

    也不断的希望看到他们俩一起性交的画面,顿时心跳骤然加快,唿吸声也急促起

    来了。他一脸极度地兴奋到通红的,全身颤抖到不受控制的看着老婆。

    「原来如此……」

    我看到北方整个脸庞红红的,不禁颤惊了一下说:「老公,你……生气了」

    北方拉着老婆滑嫩的小手到自己硬挺的阳具一握,然后兴奋的在老婆耳边轻

    轻吹了一口气说道:「老婆,你看有这样生气的吗」

    我一手轻轻的握着北方的阳具,睁大眼睛望着北方说道:「你这个人怎么了

    听人家说别人亵渎我,你竟然还会兴奋到硬起来了。」

    北方一边耸动腰臀,一边喘息说:「啊……老婆……不要停下来。」

    我的玉手就捉着整根佈满青筋的阳具,细心的爱抚起来。一阵酸痒的刺激下

    使得北方阳具的龟头更加的冲动,并且在迅速充血着。

    北方一边全身有点发颤的抚弄老婆的柔发,一边兴奋得说道:「老婆啊,不

    如你去约他或者找一找他呀。可能经过今天的事之后,没准,他也想干你也不

    一定」

    一听到北方如此向我说,我的脸上渐渐变得面红耳赤似的。我的手不停的套

    动他的阳具,而整个人也开始娇喘起来了。

    突然间,我停了手上的动作一会,双眼可怜楚楚似的看着北方说道。

    「老公,你说什么啊,你就真的那么想让我被别的男人干吗」

    这个时候,北方全身突然感到莫名兴奋,体下已经坚硬如铁的阳具也兴奋到

    快要窒息爆发出来了。北方激动得压到老婆身上,几乎向她吼着说道:「啊……

    老婆!我不能忍耐了!快点张开你的双腿啊!!」

    说着北方将已经勃挺到极点的阳具放到老婆湿滴滴的阴唇上,用着阳具上的

    龟头不停得在她的阴蒂上磨着。然后他便迫不及待一点一点的将整根阳具极快地

    插入老婆的阴道里去了。

    「啊……你的很大啊……老公……嗯……有点痛……你就慢一点嘛……啊。」

    我一面狂扭动着我的身躯,一面不停大声的娇嗔起来。

    在经过一段沉静却激动的纯性交的时刻之后,北方终于忍无可忍的脑里幻想

    着倪医生正在和体下的老婆疯狂的性交着,顿时他也趴下身来紧抱老婆身体。

    他一边快速而勐烈地抽动着老婆的阴道,一边喘着粗气问我说:「老婆啊…

    …你自己也想去的……是不是啊」

    「啊嗯…………啊。是……啊啊……不是的……」

    我拼命张开双腿,辗转反侧有点语无伦次的叫喊,神情也有些迷乱的用双手

    紧抱着北方激动着的腰部。

    「老婆啊,你就叫出他的名字……没关系的……我们就当这个是一个游戏。」

    北方心里激动地膨跳着,抽插的速度明显快了一些。

    「啊啊……倪……倪……医生……啊……啊……」

    尽管过去也玩过这样的游戏,但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真实,以至于在喊出

    来的时候,我的脸也开始红了。

    「继续叫他啊……不要停下来……说你还喜欢他……说啊……」

    北方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同时体下却不停疯狂的狂抽起来。

    「啊…………啊………倪医生……我喜欢……你……啊……啊………」

    老婆的喊声让北方顿时兴奋得差点心脏欲裂、鼓胀欲裂的,疯颠狠命地抽插

    着道:「哦……你真的是一个骚老婆……淫妇……再张开你的腿让倪医生好好的

    操你。」

    同样沉迷于这种有些变态的游戏中的我不停的摇着头,淫荡地呻吟呐喊着道。

    「啊啊啊……啊……倪医生啊……啊啊……」

    「伸出你的舌头,让倪医生给你一个舌吻啊。」

    这时的北方仿佛倪医生上身般的全身趴在老婆的娇体上,将自己舌头伸入她

    的口里,和她来一个湿吻。在这温馨又动人的时刻里,两人体下的动作却不曾停

    止过。

    亲吻了一会,我顿时推开北方的脸,腼腆的望着北方双眼说:「老公,我可

    不可以不叫他呢我只爱你一个人。」

    北方一边继续得操起老婆的阴道,一边心跳加速的鼓励我说:「没关系的…

    …我知道你只爱我……所以我才和你玩这游戏。现在你就当我是他就可以了。继

    续叫他的名子啊……」

    这时候,北方一面幻想着现在是倪医生在与老婆做爱,一面看着老婆被自己

    拥抱和爱抚时表现出羞怯,恰恰显示出她原本内心的风骚。此时,北方又连想到

    明天如果老婆怀在倪医生的怀抱里做爱的时候,她又会不会表现到如此的羞怯或

    者是她会相反的主动和热情起来呢他越不断得猜测,内心就越感到无比的兴奋

    起来了。

    在老公的鼓励下,我不停地将自己浑圆的臀部挺着,口里也不停地呻淫起来

    道:「啊啊……老公……啊……倪……医生……哦啊……」

    这时,我忸怩地把食指放到我口边轻轻的咬着,我无名指戴着的结婚钻石戒

    指也一闪一闪的在北方脸前亮起来。

    北方全身快疯狂到崩溃似的抽插着,心跳勐烈的望着我说:「思琪……我是

    倪医生啊……我真的很喜欢操你……在你心里……你也希望我操你吧……啊……

    不用怕……将它说出来。」

    我闭上眼睛幻想着倪医生正在和我自己做爱,脸上也深深地发出羞怯的神态

    说道:「嗯……啊啊…………倪医生……干我,用力……啊。」

    北方看到老婆极纯真又风骚媚艳的神态,让在她阴道深处里的阳具也更加难

    以抵制的血脉贲张了。不用三秒的时间内,他疯狂的冲刺也迈近极点了,兴奋地

    将睾丸内的浓液一股热流的洒进老婆子宫的深处。

    就在这个动魄销魂的时刻,我脸上不能自制地泛起阵阵荡人心魄的表情,我

    一双秀长的美腿也伸直到不能再直,十只脚趾也仿佛章鱼一样,一胀一收地张起

    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