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方舒屈服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19   


    回到庄园,没等下车,秦寿生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不远处,他和方舒的儿子,起名为秦信飞的小家伙,正满地打滚地要妈妈呢。

    “怎么回事?”

    “老板,刚才他妈妈过来看他了,一走,孩子就受不了了。”看孩子的女人一脸的无奈和恐惧,对这父子俩都无可奈何。

    秦寿生摇摇头,拎着这个嗷嗷叫,根本就不搭理他的儿子进了屋,皱着眉头,在那里生气。

    那个女人,他是不想要了,可留下这么一个种子,实在是难办。要是报复成功欧阳鹏,心气还能平了。可欧阳鹏现在在京城里活得很滋润,就让秦寿生感到难受了。

    “嚎什么!”秦寿生一声大吼,吓得孩子一声也不敢吭声了,在那里抽泣着,小声喊着妈妈,听得秦寿生心乱如麻。

    “你***给我回来!”对着电话,秦寿生大吼,“自己养的儿子,自己负责教育好!告诉你,要是他长大了不正经,老子饶不了你!”

    方舒并没有走远,甚至没离开希望市。当然,这主要是她放心不下儿子,又不愿意见秦寿生。而且,她又怀了身孕,自己也照顾不了孩子,只好把孩子放在秦寿生这里。她倒是想打胎,可秦寿生安排了好几个男女保镖陪着她,哪里会让她有机会打胎?

    “就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吗?”方舒冷冷地说,“儿子随爹,你自己什么德行,儿子就什么德行。”

    “啪”的一声。秦寿生把电话摔碎了,拎着儿子,就想摔死他。

    把孩子举过头顶,秦寿生叹了口气,把孩子放到自己脖子上,扛着他,在屋里走来走去。

    “小兔崽子,今晚我搂着你睡觉。”

    “不要,我要妈妈搂着我睡觉。”被爸爸扛着。孩子非常高兴,可是,他根本就不领情,心中只想着妈妈。

    “你妈要给你生个弟弟,现在不能陪你了。跟爸爸睡吧,爸爸给你讲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故事。”

    “不听不听,我就要妈妈陪我睡觉!”

    闹了半天,整得秦寿生汗流浃背。他也没搞定这个不听话地儿子。最后,还是保姆接手,把孩子给搞定了。

    经过这一出,对于是不是把方舒扫地出门。在她生完第二个孩子,把她赶走的问题上,秦寿生犹豫了。若是按照心中的喜恶。他不会再要方舒了,可是,要是把方舒赶走了,孩子咋办?总不能让他们跟着方舒改嫁,叫别人爹吧。

    “该死的女人!”秦寿生心中诅咒,“你们大着肚子,就能缠缠老子一辈子啊!不行,让这个臭娘们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了,不能再要了,不然的话。老子可治不了他了。”

    希望市换了天。但大致的人没有变。加上燕旋原本就在这里呆了好长时间,大家也好适应。

    可能唯一不适应的人。就是方舒吧。\///\\说快也快,她被强迫怀孕。到现在也有三四个月了。这次,她一万个肯定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不会再有上次地猜疑了。只是,这一次,不会有哪个女人来蛊惑她生下孩子,蛊惑她嫁给秦寿生了。

    “收拾一下,跟我出去溜达溜达。”来到方舒家里,秦寿生一副好男人的做派,“怀孕了,该出去溜达溜达,才对孩子有好处。”

    “溜达什么?”方舒冷冷地说,“生下了,你也不当自己儿子看待,还不如做了呢!”

    “想做了?”秦寿生叹息着说,“老说我对你不好,你他娘的到现在也没想想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副老子对不起你的样子,真他娘的让人恶心。你要做,那就去做吧。反正也是恶心欧阳鹏的事情,恶心完了,也就完了。做就做了吧。”

    “你以为我不想做啊!”方舒也愤怒了,“你就是大男子主义!我是和欧阳鹏有过那种事情,可你的几个女人,难道就干干净净了!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得不到公平的对待,为什么我就是贱女人,就是骚货!”

    “因为你居心不良。”

    “我居心不良?”方舒勃然大怒,“我跟了你,花了你多少钱?还是像别地女人那样,分到了亿万家财?我早想和你离婚了,可你就是不离,你才居心不良呢!你就是想利用我对付大哥,你不是个东西。”

    “不是我逼你和我登记,是你逼我的。”秦寿生的一句话,就将方舒打到冷宫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求求你了,把儿子还给我,我带着儿子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行吗?”方舒哀求秦寿生,“就当我居心不良,可看在我们夫妻一场地情分上,你放过我吧。我就自己过,不找男人,儿子还是你的儿子,行吗?”

    “是啊,你现在是欧阳鹏的老婆,回去了,正好结成一对,让他帮我养两个孩子,也不错。”秦寿生狞笑着说,“做你地美梦去吧。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了。明儿给老子回去住,好好帮我养儿子!老子不差你一个女人,也养得起你!”

    “这算是打入冷宫吗?”方舒冷笑着说,“陛下,要不要我跪着求你,不要将臣妾打入那里,我再也不敢了呢?”

    “对你们而言,我就是你们的皇帝。”秦寿生大言不惭,“我虽然不能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但三妻四妾还是没问题的。你要想在我这里过得好,就要学会跟别的女人相处,别把自己当成宝,她们哪个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比你高。”

    “我有两个孩子,分家产我要多分一份。”可能是又被刺激到了,方舒起身开始收拾东西,嘴里咬牙切齿的。“你毁了我一生,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从今儿开始,老娘就和你开战。你等着,我要到法院告你去,我告你在外边有第三者,我要和你离婚,把财产都判给我!”

    “你告了我,欧阳鹏就倒霉了。”秦寿生坏笑着说,“你不是可以为了你大哥去死吗?怎么。反悔了?”

    方舒咬着嘴唇,沮丧地坐了下来。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秦寿生的对手,和他闹,吃亏地只能是她。她是淑女,不是熟女,和流氓加禽兽斗,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秦寿生没让方舒回家。不顾她怀孕的事实,准备带着她到京城,出席一系列地商业活动,甚至要接受采访。吓得方舒连声哀求,甚至以以后听话为条件,才算是得到了陛下地宽恕。老实回到秦家庄园保胎加照顾儿子了。

    秦寿生到京城,是为了出席希望工程的捐款活动地。他从第五金田那里讹诈来的钱财不算多,可也有几千万,都捐出去了,也算是一笔大地捐赠,搞个仪式,帮他扬扬名,不管是基金会还是媒体,都愿意做这种事情。何况,主角秦寿生。可是牵扯到刚刚平息的一场官场桃色新闻中。而且。他还是受害者,更让人同情。

    对官僚阶层。人们在敬畏地同时,心中多少都有些不忿。欧阳鹏和秦寿生、方舒之间的三角关系。人们只会想到是欧阳鹏霸占了方舒,不会想到是秦寿生抢了方舒,这就是人们的心态问题,想当然。

    秦寿生来京城,主要是因为有人拉线,全国政协主席要接见他。毕竟,他是希望市政协副主席,搭上这条线,也算是正常。当然,人家是政治局常委,接见他这样的小人物,只不过是给一些人面子罢了。虽然其中也有主席大人对秦寿生小小年纪,却做出了偌大事业的好奇,但秦寿生知道,主席大人见他的真实用意,还是在敲打欧阳鹏归属的赵家派系。换句话说,主席大人准备吸收秦寿生进入他的派系,既壮大了自己,又打击了对手。

    有这样地美事,秦寿生当然是乐意了。当然,来之前,他和便宜老丈人已经谈过了,得到了他老人家的允许,才过来拜见。刘书记的派系和政协主席的派系暂时关系很好,让秦寿生去见见主席大人,顺带着打击打击欧阳家和赵家,也算是顺带着。

    放过了欧阳鹏,那是因为刘书记得到了自己想要地东西,不代表他和赵家是朋友,作为他的女婿,秦寿生自然不可能驳了老丈人的面子,咬牙放弃了收拾欧阳鹏地机会。而老丈人也知道女婿是一肚子气,才想办法给秦寿生出头的机会。像这次被政协主席接见,就是他给创造的机会。别的不说,光和政协主席大人合影,把相片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放眼全国,只怕就没几个人敢碰秦寿生了。

    政协主席大人是个雅人,也是个妙人,接见一个小商人,也放在正规场合,很是给小商人面子。当然,日理万机的他,不可能单单只接见一个秦寿生。和他一起被主席接见的,还有八个来自天南海北的大商人,甚至有海外的金发碧眼的洋人。

    秦寿生年轻,原本就不被人待见,加上他现在名声在外,但凡有些交游地人,都知道他地那件事情,大家在瞧不起他的同时,也顾忌他对头那边地实力,都不敢和秦寿生交往,无形中就孤立了他。只有那位老外,不知道是不懂得华夏官场的道道,还是不在乎,反而过来和秦寿生打招呼。

    “嘿,你好!”老外地汉语说得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比秦寿生说得标准多了。

    “你好。”秦寿生伸出手,和这个比他高半个脑袋的老外握手,“秦寿生。”

    “汉斯·史密斯。”老外介绍了自己,“和悦电器中国公司总经理。”不等秦寿生介绍自己,老外笑了,“秦先生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华夏最年轻的富翁吗,女人眼中最有潜力的钻石王老五。对华夏财富榜上有数的人,我可是都比较了解的。”

    史密斯岁数也不大,三十几岁,挺合秦寿生的胃口,加上他言语诙谐,两人谈起来,倒也投机。只不过,秦寿生在商业上的天赋实在不高,对史密斯嘴里的那些专业经济术语是一窍不通,只能是不懂装懂,在那里点头罢了。

    事实上,秦寿生企业里的大权,都是握在女人的手上,而且是握在一个不是他女人的女人手上。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同性恋的女人王雨涵。王雨涵才华横溢,一个人,就把秦寿生手中的几家企业打理得井井有条。若非她不喜欢男人,秦寿生别的女人都会逼着他搞定王雨涵。就这样,女人们也没死心,把王雨涵弄到秦家庄园里住着,唯恐她被人给撬走了。她可是长生集团的柱石。没有秦寿生,没关系,公司一样照常发展,但没了王雨涵,公司就要乱套了。

    史密斯的电器公司可不是专门销售家用电器的公司,他的公司,主要是销售矿山、船舶生产用大型机械和生产线。秦寿生手中的企业,不是房地产公司,就是医院企业,还有矿山,对史密斯而言,可谓是一块大大的肥肉。看见他,就差没舔秦寿生的脚了。

    秦寿生不知道史密斯心中的算盘,见他主动热情,一副拿自己当大爷的样子,心中也有一种虚荣感,同时,也对史密斯产生了一种好感。

    “史密斯,有机会到希望市来,我做东,请你好好品品中国菜的味道。”

    秦寿生随口说了一句话,听得史密斯眼睛放光,连声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去的时候,你可不能人没影了。”

    “靠。”秦寿生吐了一句粗口,鄙视地看着史密斯,“你以为我们像你们老外?一起吃饭都要自己掏自己的钱?狗逼一个。”

    “秦,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史密斯愤愤地说,“我可是中国人,我有中国国籍的。”

    “哦?你入了中国国籍?”秦寿生笑了,“稀客,稀客。史密斯,你很厉害啊!我记得,中国国籍的取得,可是比美国国籍难多了。看来,你没少为国家做贡献啊!”

    “那当然!”史密斯还是那种张扬的性子,“我可是完全凭借自己在商业上的贡献才加入了中国国籍,可没走后门。”

    秦寿生耸耸肩,被史密斯击败了。他发现,这个家伙,骨子里是外国人,可对中国文化的浸淫,比他深厚多了。至少,看他的德行,只怕走后门、送礼的事情没少做。

    这时,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分化成两部分的九人:“大家准备一下,主席马上过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