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老婆的日记本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25   

    刚碰到现在的老婆的时候,惊为天人,柔顺的长髮披肩,半点朱唇一点红,

    柔若无骨的身材,让我难以忘怀。就这样,虽然別人都说秘书不太好,我还是一

    股热血的上了,追了半年终于抱得美人归。虽然老婆跟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

    但这个社会哪还有那么多处女,特別还是漂亮的处女,沒指望过。

    就这样,我们美满的小日子过得挺好,直到去年孩子的出生,更加让这个小

    家庭充满了欢快的色彩。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直到刚才,我清理书籍的时候不

    小心翻出了老婆以前的日记本。

    以下为日记内容:

    刚毕业,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特別是广播专业的,据

    说进电视台特別难进,虽然说对自己的身材相貌也有自信,但这个专业这样的美

    女太多了,据说大三就有女生找到门路,爬上了台长的床,直到临近毕业才蓦然

    发现,这个社会真是太黑暗了……

    上次去尝试过,应聘人员满脸职业笑容的对我说请我回去等消息,这么久过

    去了,果然是沒戏了。

    想到这里,我再次点开了求职网站,希冀找到一些门路……************

    上次在求职网站上找到一个不错的公司招聘文秘,虽然我知道自己可能达不

    到文秘的要求,但薪金水平让我心动了,于是今天我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打扮得

    漂漂亮亮的,本来底子就不错的我抹下口红、弄弄头髮,再穿上职业短裙套装,

    我不禁对镜子里的自己也做了个不太淑女的动作,我对自己吹了声口哨,然后自

    信地出门了。

    应聘过程还算顺利,今天通知我去XX宾馆做最终面试,我画了个底妆,对

    镜子里的自己说:源源,你是最棒的!然后出发了。

    找到XX宾馆还算顺利,但令我奇怪的是,通知书里面试的地方不是在会议

    室,而是居住的房间,但我也沒想太多,确认了下房间号,敲了两下门,推开门

    走了进去,并谨慎地扣上了门,我自己也为自己的表现感到满意。

    一进门就看到了陈总,我微微鞠躬,尊敬地叫道:「陈总好!」陈总正在倒

    酒,看到我微笑地点点头,笑道:「我看看,这是我们的大美女源源来了啊,请

    坐请坐。」我左右巡视了一下,便坐在了落地窗旁边的座椅上,虽然高档的沙发

    很舒服,但我却不敢坐得太实。

    陈总倒了两杯酒,向我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杯,我急忙接了过来,稍微闻

    了闻,刺鼻的酒精味让我一阵不适。陈总见了笑道:「怎么,看起来不胜酒力的

    样子啊!这可不行啊,当秘书,酒量得练出来啊!哈哈哈……」

    我尴尬的一笑,不知该怎么回答,陈总又道:「哎哟,这美人一蹙眉,我就

    看不下去了,本来今天就是要试试你的酒量的,但你少喝点,我就让你过,怎么

    样呵呵!」

    陈总看我半天不说话,于是又道:「来,源源,我敬你一杯,愿你越来越漂

    亮!」陈总跟我碰了一下,然后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酒量比较浅,但一想到那诱人的薪金,再想到电视台的遭遇,于

    是心里一横,对陈总举了举杯,一口干了下去。陈总见了开怀大笑起来,不停地

    称赞我人长得漂亮还能喝。我强忍住烈酒对喉咙的刺痛感,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后来就头有点濛濛的。

    不知时间怎么过去了一段时间,酒劲有点上来了,陈总不知何时把我拉到他

    的怀里,对我上下其手,我虽然有点不清醒了,但还是知道这是不对的,我还沒

    找男朋友呢,怎么能把第一次交在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手

    里,但无奈手里阻挠的力气出奇的小,就这样,不一会儿,我就被剥了个精光。

    陈总趁着房间的灯光对我的身材啧啧称赞,然后一口咬上了我的乳头,另一

    只手不停地在我另一个乳房上画着圈。我的贞操就这样要沒了吗未来的老公,

    你怎么还不出现,你老婆都快被人开苞了啊……

    虽然陈总人长得不咋的,但我身为一个女人,能感觉得出他床上技术出奇的

    好,他像婴儿一样舔舐了我乳头一会儿,又也许是很久,当他终于将手放到阴户

    上的时候,我就一阵热血上涌,不由地叫了出来。

    当他手指插进去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有点惊喜地对我说:「源源,你还

    是处女」不等我回答,他又狂喜地将头埋了下去,舔舐起我已经潮湿的小裂缝

    来。他的舌头很灵巧,从沟壑上面舔到下面,然后绕着小豆豆画着圈,我只觉得

    快感如潮水般洗刷着我的头脑,泉水瀑布般从小妹妹流出。

    当他的舌头插进来的时候,我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巨响,下半身就跟

    失禁了一般,小妹妹一阵阵的收缩,将更多的泉水喷洒出来。

    陈总满意地望着身下的美妞儿,笑道:「哎哟,都湿成这样了!別着急啊,

    乖宝贝儿,我马上给你!」我一阵失神,就发现一根坚硬的巨物顶在了小妹妹上

    面,我还沒来得及思考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就觉得巨物顺着滑腻的泉水熘进了我

    的身体。

    那巨物灵巧地在阴道口抽插着,开垦着我身体从未被男人开发的部份,并最

    终顶在了一层柔弱的薄膜上面。「记着是我给你开的苞,我是你生命中的第一个

    男人!」男人咬着我的耳垂说道。

    我已经无力抵抗,亦无力思考,只能娇弱地对身上这个并不那么英俊的男人

    求饶道:「请你……轻点……」然后一阵刺痛,沒有想像中的剧痛,但我知道少

    女时代从此刻起已经离我远去,然后一阵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充满了我的脑海。

    「不愧是处女,好紧啊……」陈总淫笑着,掐着我的乳房,开始用力抽插起

    来。从沒接触过性爱的我,从来沒敢想像到性爱是如此的美妙。随着巨物插入我

    的身体深处,我的阴道就一阵收缩,感觉整个人从未如此饱满过;随着巨物的抽

    出,带出一片液体,我觉得身体是如此的空虚,渴望被征服、被开垦!

    我不禁地叫着,想把身体上的快感藉由叫声散发出来……这就是別人传说的

    叫床声吗我心想,根本不用刻意学习。

    整个房间充斥着「啪啪」的肉体击打声、席梦思床「咯吱咯吱」的呻吟声,

    以及我高亢的叫声与男人深沈的唿吸声。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修长的双腿已

    夹紧了男人的腰间,随着男人的冲刺,我像被海浪拍打的沙滩,又像被骑士驰骋

    着、冲刺着。

    男人抽插着,咬着我的乳房、亲吻着我的嘴唇,甚至连舌头都伸了进来,我

    以前从还挺嫌弃別人的口水,如今却主动将自己的丁香小舌迎合过去。

    「哦……宝贝儿,你下面真的好紧,还不停地收缩……让我这个老手都有点

    受不了……唿哧……」陈总喘息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已经无法进行有意义的思考,只觉得自己在云端上下漂浮,我不停地呻吟

    着,像八爪鱼一样抱紧了这个男人,空气中也弥漫着爱液的淫靡味道。

    突然,男人加快了抽送速度,他的巨物越来越硬,也越钻越深,最后似乎穿

    过了子宫颈,直接顶入了子宫,然后随着他身体的一阵抽搐,我只觉得巨物就像

    打开了的水龙头般,将他的子子孙孙盡情地向我从未有过访客的花径喷洒。

    我也一阵抽搐,淫液像不要钱一样从他依然插在我身体里的巨物旁边挤出,

    我紧紧地抱着这个男人,让高潮的馀韵在我身体里肆掠。

    男人将头埋在我修长颈边的头髮里,贪婪地嗅着我的味道:「源源,你真是

    女人中的女人,你能唤起男人心中最原始的慾望啊!」我四脚朝天瘫倒在床上,

    平息着唿吸,无法回答他。

    他也沒再说什么,开始轻轻吻着我的颈部、我的耳垂、我的额头,最后缓慢

    地将巨物从我身体拔出,最后竟带出「啵」的一声清脆的水声。浓密的精液,混

    合着代表纯洁处女的血丝,也慢慢从子宫里渗出,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洒在白

    色的床单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