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九十章 命犯桃花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0   


    走在大街上,秦寿生发现,几个年轻的姑娘,在那里看一个老人算命。他向来不相信命运,只相信自己。确实,成功的人,都很自信,如何会相信虚幻的东西呢?他们只相信自己。

    “大爷,帮我算算吧。”秦寿生坐在那里,见几个小丫头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还有几个也想算,可又犹豫,秦寿生就抢先让老头给他算命。

    “好。”老人问了秦寿生的出生时辰。他很精明,知道秦寿生不可能知道生辰八字,便帮他算了。

    看见长相英俊,衣着华贵的秦寿生,几个女孩子也不走了,在那里偷着看他,想看看老人帮秦寿生算出什么来。

    “小伙子,想算什么?前途,还是婚姻?”

    “婚姻吧。”秦寿生想了想,还是说出婚姻两个字,“前途是我自己掌握的,只有婚姻,我一直搞不清楚。”

    看看秦寿生的气质,再看看他穿的衣物,老人装模作样地掐算了一番,才对秦寿生说:“你这一生,命犯桃花啊!桃花劫啊!你会有很多的女人,可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朵桃花。”

    秦寿生呆住了,好半天才发问:“你是说,我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了?”

    “很难!”老人摇头叹息,“桃花多了,迷人眼啊!你的运道非常旺,但凡是你的敌人,一生都将命运多舛,可是,运道太旺了,就容易迷失了方向。你的桃花运也太旺了,旺到根本就没有哪个女人能主宰你的一生。非要强行和你结合,那命运自然就凄惨了。”

    几个女孩子偷偷听着,听说秦寿生女人多多。非常失望。可见到他那一副失落的样子,又有些心疼。

    这时,一个女孩子跑了过来,笑着说:“你们还真行。跑这里算命来了。丢不丢人啊!还无神论者,是不是想男人了?”

    几个女孩子纠缠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倒是一幅靓丽的风景线,看得秦寿生也是心旷神怡的,原本郁闷地心情,也好了许多。

    “是你?”发现秦寿生含笑看着自己。女孩子认出他来了,神色有些复杂。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幽兰,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样美丽。”秦寿生突然嘴巴变甜了,带着点诗意,“佛曰:千万次地回眸,才带来今生的相见,我们见了这么多次面,说明上辈子不知道回眸多少回了。”

    “哈哈哈哈!”几个女孩子可是唯恐天下不乱,哈哈大笑起来。“幽兰。这又是你的一个追求者啊!不过,这个不错啊。应该是有钱的主儿,长得还不错,怎么,你还不满意。秦寿生站起来,想要掏钱给老人,手突然僵住了。好像,他很久都没有带钱出门了。

    “嘿嘿。”秦寿生有些尴尬,“幽兰,忘了带钱了,借一百块钱用用。”

    “这么大地老板,竟然出门不带钱,丢不丢人啊!”李幽兰嘟囔了一句,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递给秦寿生,没好气地说,“省着点花,别大手大脚的。”

    秦寿生也不在意,接钱地时候,顺手握住了李幽兰的手,就是不放松。

    “放开!”李幽兰脸有些羞红,想要发飙,可在朋友面前,也不好如何,只好用力挣扎,才挣脱开来。

    “死性不改!”骂了秦寿生一句,李幽兰转身就走。刚走两步,秦寿生说了一句话,说得她差点摔倒在地。

    “幽兰,和我真正谈一次恋爱吧。”

    “我求求你了!”李幽兰哀求道,“我刚刚把你忘了,让自己不再做成为有钱人二奶的梦了,你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呢?”

    “我是真心的。”秦寿生一脸地诚恳,“原先,我只想占有女人,现在,我想好好谈一次恋爱,给我一次机会吧。”

    “做梦去吧你!”李幽兰羞红着脸,回身就跑,看得她的女伴们惊诧不已。

    秦寿生一脸地苦笑。在李幽兰眼里,他连谈恋爱的资格都没了。

    “你是幽兰的朋友?”几个女孩子可没跑,怀着八卦的心情,围住了秦寿生,“肯定是,要不,幽兰怎么还给他钱呢?就是,大男人,竟然出门不带钱。那可不一定,听说,大老板出门,自己都不带钱。说不定他和秘书走散了,也是,敢追幽兰的,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哎,我看你有点面熟啊!啊,你是秦寿生!”

    女孩子们惊呆了。她们可没想到,在她们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市里有名的富翁秦寿生,而且和李幽兰非常熟悉,关系也有些暧昧。

    “你们好。”看着几个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孩子,秦寿生一脸的苦笑,“爱情可是不分贫富地。”

    “我说幽兰怎么不和你处朋友呢!”一个女孩子忿忿地说,“你都有那么多老婆了,还想要幽兰,休想!”

    秦寿生摇摇头,懒得和女孩子辩驳什么一夫一妻制度,把一百块钱扔给老头子,回头离开了。

    “要是我是幽兰,我就答应了。”一个女子羡慕地说,“他地女人,哪个都能分到十多亿的财产。想想,十多亿啊,有了钱,能养多少小白脸。”

    “拉倒吧!要是你想小白脸,他不宰了你才怪呢!”另一个女子不屑地说,“他们这些有钱人,可看重女人这种事情了。”

    “算了算了,有钱人地事情,不关咱们的事儿,找幽兰吧。”

    刘菁和金范玉来到希望市,愣是没见到秦寿生。二女心中失望,知道人家是彻底不要自己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在报纸上大吹特吹自己和秦寿生的情感纠葛,摆明了是要最后利用秦寿生的名声了。

    秦寿生懒得管两个马上要过气的女演员了,他把注意力都放在市里对东方制药厂的改革上了。由于方红梅的大哥方红军的胡乱管理。加上贪得太狠。好好一个东方厂,愣是又被他给干黄了。吞并东方制药厂,对长生制药股份而言,是壮大自己地机会。而董秋萍却愣是要介绍别人接手制药厂。如何能得到燕璇地同意?

    东方制药厂已经属于资不抵债的企业。他们有两种选择,一是让秦寿生接手。市里算是摆脱了一个包袱,一个是深化改革,市里提供资金,重起炉灶。从内心里来讲,燕璇倾向于第一种。她对制药厂的领导们没有信心。害怕提供了资金,那些人又给浪费了。可市里的一些人。还是倾向于内部挖潜,更换一批领导,说不定能让制药厂起死回生。当然,这些人地想法,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只有国营的企业,才能有捞钱地路子,才能提供他们安排人手的地方,企业给了秦寿生,他们可就没什么好处了。

    在市长会议上。提出异议的。是副市长刘兴华。他是欧阳鹏提拔上来的干部,一直和秦寿生不对付。不过。在欧阳鹏离开后,他还如此高调,让人觉得不太正常。没几天,秦寿生就知道为什么了,中央即将空降过来一位副省长,主持省里的常务工作,代理省长。这位省长大人,就是欧阳鹏一直非常顾忌地那位赵家的赵杰。

    秦寿生地老丈人刘书记调到中央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去了。省长戴玉升任省委书记,也算是修成正果了。这位新任书记大人,可是和刘书记面和心不合的。有他在,加上新任省长大人是欧阳鹏的盟友,难怪刘兴华胆子大了。

    好像形势没好几天,秦寿生又要面临比原来欧阳鹏在的时候更加恶劣的形势了。好在,老丈人给他下了定心丸。身正不怕影子斜,好好干,没人敢动你的。他说得轻巧,秦寿生可不敢相信。在欧阳鹏手底下,他可是吃了太多的亏。原先,他还有海防市可以作为退守的地方,现在,人家把整个省都掌握了,他连个退路都没了。这个时候,秦寿生才感觉到一丝的无力,觉得当真应该在国外找退路了。

    钱,现在的秦寿生已经不缺了,安定地生活才是最主要地。

    秦寿生又恢复了隐居的生活,连市里关于东方制药厂地争执都不管了。他仿佛失踪了一般,很长时间不见踪影。让一些人觉得很奇怪,也很快意:这下子看你小子怎么死。

    国家领导人算是一个尊称,一个对某个人地位、资历的认可。并非是成为国家领导人,就有了掌控一个国家大权的权力的。至少,刘书记就是这种感觉。他升任副总理,算是初步进入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了,由管理一个省的民生,变成负责一个国家的国计民生了。从名义和权力上讲,看着是大了,但是从绝对权力来说,其实是小了。这就和下边分公司的一把手调任总公司的副总经理一样,绝对权力受到了限制。不过,这就要看自己的选择了。至少在华夏,很少有人能拒绝这种成为国家领导人的荣誉称号的。即使是虚的,大家也趋之若鹜。

    下班回家,刘书记惊喜地发现,家里多了两个无法无天的小妖魔鬼怪,把老婆子好容易收拾好的家给扔得乱七八糟的。

    “站住!警察!”刘书记大吼一声,“举起手来!不然,我要开枪了!”

    “哒哒哒,哒哒哒两个小强盗不但没有举起手来,反而拿着水枪,对着姥爷一顿冲锋枪,把刘书记,不刘领导人的身上喷的到处都是水。

    老爷子慌了,急忙举手投降:“服了,服了!”

    “好了好了!”刘夫人和女儿冲出来,帮着老头子打跑了两个小魔头,把老头子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

    “若竹,你怎么来啦,他呢?”老爷子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新闻,一边问心不在焉的女儿,“有心事?”

    “他有心事,我自然就有心事了?”刘若竹苦笑一声,“赵杰要到省里去了,他自然有些害怕。您也知道,他是个狼心兔子胆的玩意儿,从经商到现在,连税都没偷过。好容易把欧阳鹏这头狼弄走了,正想过上好日子,又来了只老虎,他能不吓得屁滚尿流的?”

    “哼哼。”刘老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一点定力也没有,难怪不能成大事!”

    “爸,哪有那么多的大事?”刘若竹有些不忿,“您心中的大事,对他而言,都不是事情。因为那和他无关。可您心中觉得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心中都是大事儿。您觉得放过欧阳平,无所谓,可他却认为那是天大的事情。您总以一个政府高官的视角去看待一个小商人的心理,可能看透吗?爸,我觉得,您就是对他有偏见,故意这样收拾他的。”

    “那又怎么样!”老爷子愤愤地说了一句,就看见女儿愤怒的表情,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巴,也不隐瞒了,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一个小流氓、小瘪三、小混子,有什么资格能当我女儿的男人!为了他,我失去了自己多年的朋友,为了他,我被人私下嘲笑,被同僚用这件事情来打击,难道我就不该教训教训他吗?你还想让爸爸拿他当姑爷看吗?他连和你结婚都不肯,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爸!”刘若竹不敢说别的了,低声辩解,“是我愿意的。”

    “你!”老爷子气得直摸胸口,指着女儿,气急败坏的,“女生外向啊!当初,就该生个儿子,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啊!”

    “爸,消消气。”刘若竹从背后搂着爸爸的肩膀,帮他揉捏胸口,免得把老人给气过去,“爸,都这样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您还计较什么呢?你就帮帮他吧,别让赵杰对他下手,把女儿下半辈子的养老钱给弄没了。”

    “你告诉他。”老爷子享受着女儿的按摩,沉声说,“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化解不了的冤仇。何况,赵家是赵家,欧阳家是欧阳家。”

    “赵家是赵家?…”刘若竹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了,心中当时就轻松下来。确实,若是欧阳家还是以前的欧阳家,那么,赵家肯定会是秦寿生永远的敌人。可是,现在的局势,可就扑朔迷离了。赵杰和秦寿生之间,原本就没有任何的仇恨,要想成为朋友,就看秦寿生会不会做人了。

    “对了,那小混蛋跑哪里去了?”别看一提名字,除了骂,还是骂,老爷子其实挺关心便宜女婿的,“好一段时间没听到他的动静了。”

    “我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刘若竹苦笑着,可看眼中的神情,明显是知道,却不告诉她爸爸。

    兄弟们,恶人怎么也有八千多的收藏,不管是在哪里看的,肯定能看到俺说的这句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