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九十三章 信我者得永生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30   


    秦寿生在美国流连不归的时候,J省、希望市的政治局势也有了一些变化。

    赵杰到任,经过省人大的批准,成为代省长,取得了主宰一个省的行政大权。他初来乍到,首先要保持政局的稳定,当然不会大动干戈,但是,一些小动作,还是会做的。一直在希望市上下跳动的副市长刘兴华,调任省城,担任省会城市的副市长,提了半格,而派下来的一位副市长戴丙坤,据说是省委书记戴玉的远房堂弟。不过,这位副市长走的可不是他堂兄的路子,他是赵杰的亲信部下,一直跟着赵杰的脚步,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他的到来,意味着新任省长大人要在希望市安插一个钉子,同时也给了欧阳鹏的面子,把他的嫡系给调到省城。这个举动,也让欧阳家许诺的把希望市给秦寿生的承诺化为了泡影。不过,秦寿生说不出什么,欧阳家确实是放弃了希望市,把刘兴华都调走了。但赵杰来了,那可比刘兴华厉害一万倍,秦寿生主宰一个城市党政大权的愿望,只能是水中花,井中月了。

    把刘兴华调到省里,是赵杰单方面的意思。他初来乍到,只带了戴丙坤一个人过来,想把J省的大权给揽过来,可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能做到的。而且,他的目标可不在地方,而是要上中央。在这里,只要把种子种下去,在自己走的时候,自己地亲信有人能接手他的位子。他就满足了。因此,他把刘兴华给调到省里,纯粹是明升暗降。他不想在下次换届的时候,会有欧阳鹏来找他,让他帮着把刘兴华给转正,让他成为希望市的市长。这个市长的位子,他早已经内定给戴丙坤了。他觉得。你欧阳鹏能死里逃生,已经该知足了,日后就老实做他的一个棋子就行了,难道还要想三想四不成?人心不足。若是欧阳家的胃口太大,他们赵家也会做出选择地。京城里的权贵家族,又不是只有欧阳家一家。和如日中天的赵家联合,哪个家族不乐意?

    在省里交接后,赵杰很快熟悉了省里的领导干部,然后。便带着随从到下边地市里视察工作。这第一站,便放在了希望市。

    市委、市政府的欢迎仪式过后。赵杰很快和市长燕旋进行了一番交流。燕家是京城地老家族了,燕旋的哥哥也在地方当省长,有一番势力,也有进京的机会。这样的家世,自然值得赵杰高看一眼了。

    简单的寒暄,虚伪地问候后,赵杰听取了燕旋汇报的希望市近期地一些大小事务的情况。脸上做出认真听讲的态势,他的心中想的可是另外的事情了。刚才,在欢迎的人群中,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个人不是希望市的官员。却夹杂在其中欢迎他。就让他心中嘀咕了。

    “他来干什么?”赵杰心中说的他,不是别人。正是秦寿生介绍给燕旋地京城大少吉平。

    要是吉平自己,他确实不算什么,关键是他家地亲戚遍布京城,虽然常委里边没有自家的实在亲戚,可京城派系里大大小小地人,哪个不认他家?这个时候,吉平来到希望市,不由得赵杰不联想了。

    定下精神,听取了燕旋和几个副市长的工作汇报,赵杰含笑说:“我来这里,是抱着多听,多看,少说话的想法的。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我也是战战兢兢啊!有些地方,还需要大家的帮助和配合,我才能把全省一盘棋的工作做好…”

    坐在那里,燕璇低眉垂目,毫无其他副市长的恭谨,也不像他们那样,用那么热切地迎上赵杰的眼神。她在那里寻思,想知道赵杰话里的全省一盘棋是什么意思。希望市的经济是全省第一,连省城和副省级的城市都比不上。要是赵杰当真要实行全省一盘棋的战略,只怕希望市就要吃大亏了。光是一句支援兄弟城市的官话,就能让希望市的发展滞后三年。

    赵杰的这一手,可是正中燕旋的软肋。他想出成绩,燕旋也想出成绩,这矛盾要是不解除,两人都没好日子过了。

    “看来,该和他谈谈了。”抬起头,看见赵杰看向自己的眼神,燕旋笑了。赵杰也笑了。两人都知道对方想着什么,想要什么。

    “小燕,多年不见,你还是那样的美丽。”私下相处的时候,赵杰就没那么正经了,特意用调侃的话来拉动两人之间有些沉闷的气氛。

    “老赵,我已经老了,你还是那么年轻。\”燕旋反唇相讥,“男人就是不见老,难怪领导人都是男士,而我们女人,就只能当配角。”

    “你现在不是主角了吗?”赵杰不为所动,一脸的微笑,“我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可需要你的帮忙啊!”

    “我就一个小市长,能帮上你什么忙?”燕旋也不搭理赵杰意有所指的话,“省里的大爷那么多,哪个敢不听你的?”

    “小燕,我的时间有限,在这里耗不起。”对着明人,赵杰也不说假话,“我需要成绩,需要很大的成绩,你帮我,就是帮你自己,对你也有好处。”

    “好处?”燕旋坏笑起来,“我当官,可不是要好处来的。”

    赵杰苦笑起来,知道燕旋在气他,无奈地说:“想为人民服务,也要有施展的舞台啊!小燕,你也是好几年的老正厅了,也该动一动了。下次换届,我会向中央提名你做副省长候选人,怎么样?”这条件很优厚了,赵杰不信燕旋会不接受。而她接受了,她背后的一系列人手,虽然不会成为赵杰地朋友。可也不会成为敌人。

    “宁做鸡头,不当凤尾。”

    “嗯,给你转正,可不是我能做到的。”赵杰苦笑着说,“最多,你还在这里再干一届。”

    燕旋伸出了手,和赵杰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还有五年的光阴。谁知道五年后的事情呢?不过,有了希望,毕竟比没有强。

    伟人一次简单的会面,可以改变世界。俗人一次简单的会面,可以改变自己地生活。而赵杰和燕旋的会面,可以改变成千上万人的人生。

    在大洋彼岸的秦寿生就感觉到这种改变。他还没过够美国式地腐朽生活,被燕旋给揪了回来,被塞进了调研组组,参与研究东方制药厂的改革试点工作。

    按燕旋地意思。直接用以前红星制药厂的方法,由秦寿生接手就行了。反正他挖社会主义墙角挖的够多了,损失点就损失点,全当帮助燕旋搞政绩了。\//\不过,秦寿生没答应,他只是给了燕旋一个承诺,会拉来三亿美元的投资,当时让燕旋“昏”了过去。

    三亿美元的投资,放在哪里,都是一笔“巨额”地投资,难怪燕旋惊愕。但是。当听说投资项目所牵涉的工程都要由他地长生建筑工程公司承建时。燕旋才知道这个家伙的用意,也大略知道了这些钱的来路。不过。她没说出来。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你是说,戴丙坤是赵杰的人?而他来咱们省,是赵杰为了和书记大人做润滑剂的角色?”

    “当然!”燕旋冷笑着说,“要不,赵杰会大老远把这个小人物给调过来?他也算是狡猾了,把他安插在咱们市,既敲打我,又不让别人说出什么来,可是老辣着呢!”

    “按你说的意思,他不会冲着我来。那我就放心了!”

    “你以为自己是谁?”燕旋鄙视秦寿生,“赵杰又不是欧阳鹏他爹,也不是他亲戚,会冒着得罪刘副总理的风险,来动他的人?小子,你有点自信好不好,你都是亿万富翁了,别动不动就想着别人没事就要收拾你,行不行啊!单亲家庭的孩子,都这个德行!”

    “连你都能被赵杰收买,我还能有自信?”秦寿生苦笑着,“恶狠狠”地说,“早知道,当初和你做那事的时候,就应该拍下来,作为证据,省得你到时候出卖我。”去你地!”燕旋骂了秦寿生一句,脸色突然大变,一把抓住秦寿生,颤声说,“小混蛋,你要敢那样做地话,我做鬼也饶不了你!”她突然明白了,秦寿生肯定将两人的那些做爱地场景给录下来了。他不录才怪呢!

    “没有,我哪能那么卑鄙呢!”秦寿生抵死不承认他做过那种事情,即使是燕旋要和他抵死缠绵,他也不承认,反倒是燕旋自己录下了两人的性爱录像,威胁秦寿生,要把这些东西交给他老婆。

    “你去吧。”秦寿生哈哈大笑,“她们最多就当黄片看了,没一个敢和老子翻脸的。”

    燕旋终于老实了。她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原本就不会有胜利者。\\/\还好,她没想过要陷害秦寿生,那样的话,录像对她也就没有威胁了。她终于是放弃了对省部级正职的侥幸心理,老实当自己的市长了。

    秦婉和李文君没有跟着秦寿生回来。不是她俩不爱秦寿生,而是两人已经习惯了美国的生活,不想回国了。当然,主要是不想看秦寿生有那么多的女人,而秦婉也不放心自己的基金和事业,两人核计一番,还是留在了美国。

    秦婉先于李文君,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在秦寿生回国后,李文君也通知他,她怀孕了。在归国前的几天中,被李文君强暴的秦寿生,终于看到自己浇灌的种子发芽了。

    二女一怀孕,秦寿生也就放心了,从国外投资国内的三亿美元,用二女的名义来投资,每人一点五亿。这个名为君婉投资的投资公司,和长生公司合作,将东方制药厂给吞并了。

    由于都是自己人,公司的事情非常好办,全由长生制药股份出人。接手东方制药厂。目标是利用这个企业,公司上市圈钱。这些事情,都有专业人士来做,用不着秦寿生来添乱。他要做地,只是站在那里,像一尊佛像一样,让大家有个奔头就行了。

    事实上。没了秦寿生,公司的运转更加顺畅,这是大家公认的事情。有时候,王雨涵会不耐烦地说:“滚蛋!要么去海防市。要不就去挖煤,别在老娘面前转悠。我烦你!”她确实烦秦寿生。因为秦寿生的女人非常缺德,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一直鼓动他搞定王雨涵,让她也成为秦家的一员,好更忠心地为秦家服务。王雨涵不算是美人。长得不咋地,可老婆们异口同声。加上秦寿生也知道她对公司的重要性,索性就趁着王雨涵喝大地时候,非常卑鄙地把她给上了。醒来后,王雨涵大闹秦家庄园,到处追杀秦寿生,好容易才被五六个女人给按住了,好说歹说,才把事儿给平息下来。这招很灵,据说,从那以后。她对女人的兴趣就小了不少。对秦寿生老婆的骚扰也轻了。只是,一见到秦寿生。王雨涵就有想呕吐的感觉,所以,除非有事,不然,秦寿生根本就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想想自己地一生,秦寿生觉得有些冤屈。那样的女人,他其实是不想干地。可是,有的时候,他是身不由己的。

    走下飞机,汉斯·史密斯四处张望,发现了一个长相清纯、美艳动人的女子,眼睛当时一亮,急忙上前搭讪:“美丽的女士,可以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吗?”

    “滚!”女人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高马大地汉子,一人伸出一只手,直接把史密斯给推得飞了出去。

    “上帝啊!你们竟然这么粗暴的对待一名绅士!”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史密斯好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嘀咕着,估计是让上帝惩罚不归他管地东方的异教徒吧。他很狡猾,知道这女人肯定来头不小,不是他能染指的,老老实实地离开了。

    “天啊,亲爱的秦,你竟然亲自来迎接我!”发现秦寿生的身影,史密斯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热情地要和他拥抱,嘴里嚷嚷着,“我太感动了!秦,我要和你结拜为兄弟!”

    “亲爱的!想死我了!”一个柔美的身影抢在史密斯之前,扑入了秦寿生的怀里,在那里嗯嗯的,吻个不停。

    “天啊,秦,这个女人是你地?”史密斯愤怒地说,“你地仆人羞辱了我,我要和你决斗!”

    “去,你们和他决斗。”秦寿生吩咐身后的十来个保镖,“打得他什么时候叫你们爹,什么时候带他来见我。”

    “天啊,不不不!秦,我是一名绅士,喜欢公平地决斗,不喜欢群殴!”史密斯大呼小叫的,也不管机场的人投来或是惊愕,或是鄙视的眼神,跟着秦寿生,离开了机场。

    有秦寿生的追捧,加上他肯投入,短短几个月,高媛就成了冉冉升起的红星。而与之相对应的,金范玉和刘菁的星途则有些暗淡了。虽然她们还有人追捧,可在流星辈出的娱乐界,少了秦寿生这种财大气粗的老板的追捧,想再找一个实心实意的财主,可是很难。可以预料到,两人虽然不会马上倒台,但绝不会再大红大紫了。

    史密斯见到的这个女人,就是被秦寿生捧红,用来报复第五家,顺带报复两个背叛他的女演员的高媛。已经成为明星的她,不管是出于感恩,还是出于利用,反正她只把自己当成是秦寿生的女人,对那个追回京城的罗中原,根本就不屑一顾。若是没有秦寿生,说不定她现在还在某个导演的床上,陪着笑脸,让人家玩弄,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一个小角色呢?孰轻孰重,高媛心中非常清楚。罗中原,爱情,去***!

    “史密斯,怎么样,想好了吗?到我的制药厂当总经理,待遇上肯定亏不了你,你的那个公司给你多少,我加五成。”

    “这个…”史密斯一脸的正气,在那里画十字,“上帝啊,惩罚这个罪恶的人吧,他在逼迫一个上帝的信徒犯罪啊!天啊,多给百分之五十的报酬,这让我如何能够抗拒啊!上帝啊!保佑我不被魔鬼给诱惑了吧。”

    秦寿生也懒得听这个满脸挂着钱的家伙在那里耍宝,挽着高媛的腰,笑着说:“习惯现在的万众瞩目的生活吗?”

    “有些不太习惯。”高媛毕竟在豪门的边上呆过,知道在这个时候,保住一个淑女的仪态是最好的,微微一笑,“毕竟,我想要的,是一份平静的生活。只可惜,我的梦想破碎了,而面对现实,我没法子抗拒,只能接受。亲爱的,答应我,当我老了的时候,你收留我吧。我是个没有太大野心的女人,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秦寿生点点头,知道这个女人说的话,有八成是认真的。毕竟,以她的条件,若是肯被潜规则的话,想红起来很容易。而她靠着第五家,摆明了是那种没有太大野心的女人。不过,人都是会变的,秦寿生也不缺女人,没必要那么着急把她接手过来。说不定日后还有更出色的女演员等着他的包养呢。

    “啊!”史密斯突然大叫一声,“我决定了,投身魔鬼的怀抱!撒旦啊!用你的金钱,满足我灰暗的心里欲望吧。”

    “滚!”秦寿生厌恶地摆摆手,几个女人走了进来,直接把史密斯给弄出去了。不知道她们是如何调教他的,反正史密斯传出来的声音中,痛并快乐着。不过,好像痛楚的成分多一些。

    晚上,史密斯一脸的伤痕,出现在秦寿生的私人宴请中。他已经老实了许多,再没有开始的那种飞扬跋扈的样子了。

    “秦,你果然是个魔鬼!”史密斯沮丧地说,“**,我喜欢,可你不能用六七个玩**的女人来对付我一个啊!”

    “记住,信我者得永生,背叛我的人,将死无葬身之地。”秦寿生举杯痛饮,说出了让史密斯不寒而栗的话来。

    “还好,只要不拖欠我的工资,我永远都会忠于我的老板的。”史密斯打了个寒战,一口把酒喝了下去。他原本就是个打工仔,谁给的钱多就终于谁。只要忠于自己的操守,无所谓老板是谁。

    “老板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和吉平打交道。”秦寿生一脸的坏笑,“那小子最近赚得盆满钵满,也该吐吐血了。史密斯,你对机械的价格很了解,就去和吉平谈判,把制药厂采购设备的价格使劲往下砍,让他有微薄的利润就行了。”

    “吉平!”史密斯念叨这个名字,突然激动起来,“是他!这个禽兽!他可是坏了我很多的生意,都是用不正当手段抢走了我的生意。上帝啊!没想到,今生我竟然有机会惩罚他了。”

    秦寿生哈哈大笑。他就知道,史密斯肯定会讨厌吉平的。而经过他的联络,最近,吉平在希望市和海防市很是做了几笔大生意,挖了不少社会主义的墙角。现在,也该到了他挖吉平墙角的时候了。当然,卖给私人机械的价格,和公家的价格当然不能一样,而秦寿生要做的,就是让史密斯好好修理修理吉平,别让他觉得,秦寿生帮他的忙是理所应当的。

    自己高看自己的人,都这个德行。第五明珠如此,欧阳鹏、欧阳凡兄弟如此,吉平同样如此。但凡秦寿生见过的出身高贵的人,没几个不是这个德行的。就是燕旋,也就是因为对秦寿生有一种母爱的成分在内,才对他持有一种平等的态度,而其他人,就是对着现在的秦寿生,也有一种歧视的心里在心中藏着。好像就是你的出身不好,这辈子也别想加入到我们中间来的那种感觉。

    秦寿生要修理吉平,就是为了出这口气。为了在欧阳鹏身上出这口气,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在吉平身上,应该不会这样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